蓝田

【杜曲】琴师

#一个邪教,一发完。

一个从琴师出发的梗,结果跟琴师没有半毛钱的故事。

一篇迟到N久的生贺。 @helene  @浮川 ,还有一起讨论脑洞的我安

 @Silvia安歌 

文笔一般,通篇私设,希望大家喜欢。

之后可能会有一篇虐版的,但是也会的HE,然而,这些都是随缘的。emm#


正文


接到受选入宫的消息时,曲和坐在村口的老榕树下擦他那把已经半旧了的七弦琴,看见村长点头哈腰地领着一个年轻的传令官,后面跟着一帮敲锣打鼓的村民。热闹又寒酸的队伍一路蜿蜒着来到曲和面前,那打头的传令官是个和气的小伙子,没什么架子,就是简单提点了几句入宫的事项,把入选的文书和一个镀金的小令牌交给曲和,略略客套就离开了。村长和众村民又前呼后拥的将人送出村外,一直到几十里路的官道上才作罢。

转瞬间,老榕树下就只剩下刚刚当选琴师的曲和,还有人群里不知道被谁挤掉的一只本盆,正骨碌碌地在地上欢快的滚着,曲和手里捏着入宫的文书和小令牌,微微发愣。

月前县里衙门口张贴皇榜,说为了预备新皇登基,现在要从全国各地遴选德才兼备的琴师,当选琴师,就可以入宫去给皇帝还有那些个皇亲国戚们演奏。去哪里对曲和来说,并不重要,只是如果能去京城,找到那个人的机会可能会大一些……

对这个连名字都没有的小村子,曲和的留恋之情也很有限,他母亲原本是一个茶楼唱曲的,跟着父亲跑江湖卖艺,后来遇到曲和的父亲,也确实安定了一段时间,只是可惜好景不长,他父亲英年早逝,母亲也被婆家冠了一个克夫的名头,赶出家门,他母亲心灰意冷之下,流离到这个小村子里度日,曲和就是在这个村子里出生的,不过孤儿寡母的日子会是怎样的艰难可想而知,不要说天天被指指点点、冷言冷语已经是家常便饭,就连曲和家在门前的小空地上种的菜也经常无缘无故被摘个精光,曲和更是经常被一群孩子拳打脚踢······直到遇到杜见锋。

杜见锋是村子里著名的小鬼头,父亲是个大将军,杜见锋没足月就战死在边境,母亲收到消息的当天,就找根绳子把自己吊死了,可怜杜见锋一夕之间失去双亲,原本叔叔家都帮着照顾,但到底不是亲生,关系就像夹生饭一样,叔叔倒是寡言少语的,奈何婶子不是心善的人,天天话里话外的挤兑着杜见锋,也搭着杜见锋也是个火爆脾气的,在婶子又一次对他冷言冷语,还捎带着损着杜见锋的父母,杜见锋生生的忍住掀桌子的愤怒,在院子里给叔叔磕了三个头,全了这几年的养育之恩,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没爹没娘的孩子孤苦可想而知,只是杜见锋的神经不是一般的强大,他能在别人的冷待里成长的粗糙,却也很茁壮很自得。辗转几年,杜见锋已经是他们村里著名的小霸王,别说同龄的孩子不敢惹,就连村里的大人对他也是退避三舍,就一次村长说了一句他是没爹没娘的小杂种,之后就没吃过一顿消停饭,每天不是菜里有虫子就是饭里有瓷渣子,直到后来,村长看到饭菜就嗓子眼疼加恶心呕吐胃痉挛,这才彻底怕了他口中的这个小杂种。

那天刚招猫逗狗耍了大半天的杜见锋,回到村头,刚好看到一群小崽子打架,说是打架,其实就是一场一边倒的群殴,被围攻的孩子一双大眼睛,也不知道护着点头,正抓住了一个孩子的拳头死命的咬……

英雄救美的戏码最能打动人,是因为在困境中,人哪怕再倔强再绝望,心里都会存着那么点被拯救的渴望,模糊不清,自己都来不及体会的渴望,有时候曲和带着一身青紫辗转难眠的时候,才会把这渴望拎出来想一想,然后自嘲着入睡。

 

曲和只感觉落在身上的手脚减少,抬头就看见那些打他的孩子一瞬间跑了个干净。曲和回手揉揉因为太用力而有些麻木的腮帮,就听一声少年沙哑又懒洋洋的嗤笑,“你怎么那么傻呢,挨打也不护着点脸?”

 

这是他们说的第一句话,杜见锋救了挨打的曲和,曲和捡了一个三餐不是特别继的杜见锋。一个找到温暖,一个找到归属。

收留了杜见锋之后,曲和家虽然多了一张嘴,日子却意外的越来越好过了些,首先就是那些曾经欺负过曲和母子的,再想欺负人都得掂量掂量,二是杜见锋心眼多也会干活,原本拮据的生活,居然小有结余了,安定的度过了几年平静又满足的生活。

后来,村里来了一个中年人,说是杜将军当年的副将,姓顾,想带杜见锋去参军,就是那天晚上,杜见锋蹭到曲和的被窝里,也不说话,按着曲和就啃了起来,少年青涩的吻里还带着晚上曲和娘做的羊肉大饼的味道,曲和不知是被吓到了,还是怎么,竟然一动不动的任身上的人在他脸上嘴唇上毫无章法的乱啃。

不知过了多久,杜见锋终于结束了他的有生以来第一次的亲吻,丢下一句“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然后一如当年离开叔叔家一样,头也不回的走了,只是当年离开的是他乡,这次离开的是他的故里。

 

曲和捏着文书和令牌在老榕树下愣了许久,随后俯身抱起自己的琴。

未来,充满希望,也前途未卜。

 

他动身的早,收到通知的第二天,曲和就去母亲坟前磕了头,收拾了自己不多的盘缠行李和母亲的牌位,就准备前往京城,出来村口,曲和回头看了一眼,他忍不住猜测,当年杜见锋走的时候有没有回头看看,又是怀着怎样的心情,他想,如果运气很好很好,能够找到杜见锋,他就问问,只问一句话,当年走的时候,为什么要亲他。

 

 

曲和一路走走停停,也还惬意,一路上经过的每一家茶楼都有不少人讨论新皇帝的事迹,等曲和赶到京城的时候,已经将新帝的故事都听的差不多了,比如什么老皇帝的庶子,原本不受宠,一直带兵在边关镇守,后来皇太子谋逆,新帝带了自己的心腹部队回京城勤王保驾,打败了皇太子的军队,由此登上皇位。

曲和多年来也算是饱经风霜,但是对这手足相残的皇位之争依然叹为观止,心里想,皇城到底是是非之地,找到杜见锋,把想问的问了,就……还是辞了琴师,回村子吧。

 

进城那天,是个好天儿,晴空万里风和日丽,曲和到皇宫边的余音阁交了令牌,有个管事的过来领他去房间安顿,交代午时前会有带他们入宫,并交代打了些水给曲和梳洗换衣服,等待宫里来人,说完还特意停了一会儿,看曲和只是客气的道谢,没有其他表示,表情即时冷了下来,丢下一句“不打扰了,就翻着眼皮出去了”。曲和捏捏了身上的包裹,什么都没说。

 

进宫时,正赶上宫门守卫交接班,曲和有些紧张低着头不敢多看,只听管事的跟人打招呼,称那人为杜统领,鬼使神差的,曲和就抬头看了一眼,就看到一个身着软甲的高个军官,那军官随意地往队伍了瞥了一眼也定住了。

 

久别重逢什么的,比预想的平淡了很多,却也猝不及防了很多,所以一时间,两个人都没了动作,杜见锋比小时候壮实了很多,腰板儿挺直,戳在那里,就像一把利剑,带着一身边境的风雨,将自己淬的锋利无比。相比之下,曲和就好认很多,毕竟他那一双大眼睛,在杜见锋的脑海里闪闪发光了那么多年……

 

两个还在对视的两个人,被管事的叫了几声才回过神儿来,杜见锋轻咳了一声,低头摸摸鼻子,又瞄了一眼曲和,那孩子似乎也为刚刚的愣神不好意思,头微微低垂,大眼睛

不时偷瞄过来,看的杜见锋心口又酸又软又痒,定了定神,杜见锋回头给管事的一包碎银子,直说遇到同乡,聊两句,随后就把人亲自送过去。管事的接了银子,乐颠颠的带着其他人进先去了。

 

宫门口人来人往,也不是什么好好说话的地方,杜见锋走到曲和面前,直勾勾的盯着曲和看了一会儿,直到曲和耳朵都红了,杜见锋才试探的捏捏曲和的肩膀,“还这么瘦。”

曲和轻轻嗯了一声,他还记得自己想问杜见锋的问题,只是时间场合都不对,曲和动了动嘴,还是没问出口,幸亏杜见锋又接着问了他住处,告诉他晚上换岗之后,去余音阁找他,让他给留门,然后就送他去了大殿。

 

大殿里发生了什么,曲和都不记得了,今天入宫,根本见不到皇上,就是让内务总管认认人,

也不用他说话,整个过程,曲和都明目张胆的发呆,想杜见锋那句给他留门,怎么想都觉得像戏文里偷情男女的台词。想着想着又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脸蛋红扑扑,表面上沉稳的很,心跳却如同擂鼓。

 

等回过神来,曲和已经回到余音阁,自己的房间,正准备收拾收拾休息一下,又想起给杜见锋留门,好不容易平静的心跳又沸腾起来。只好从包袱里拿出随身的琴,一丝不苟的擦起来。

 

等晚上杜见锋来到的时候,就看到曲和擦琴的剪影映到窗上,那一刻,就像一个离家多年的人终于走在了归途上,在战场上叱咤风云的边境战神,心里柔软的一塌糊涂。

 

那天的最后,曲和都没能问出他想问的问题,当他抖着手放在那个一进门就把自己拎起来抱住的人腰上,感觉那个问题不问也罢,大家都是一样的心情,这个拥抱他也盼了很多很多年……

 

曲和最后是在杜见锋怀里睡着的,杜见锋用依然生涩的亲吻给了他安定的感觉,那种安定,是连住了十几年的小村子都给不了,杜见锋当了大官,不再是村子里的小流浪汉,但是仍然是从那些欺负他的孩子里救下他,并在他家里安家的,锋子哥哥……

 

人生一如初见,只如初见。

 

后来曲和搬出了余音阁,住进了英武将军府,他进宫是为了找人,现在人找到了,他利用了一点杜见峰的关系,辞去了琴师的职位,在将军府附近的学堂里,教了一些学琴的学生,日子又恢复到之前平静而满足的状态,曲和摸摸自己的嘴唇,抿着嘴笑了一会儿。

 

正想着,就见杜见锋从大门一路走到自己面前,在他刚刚还摸过的嘴唇上轻轻一吻“我回来了。”

“嗯。”

 

此心安处是吾乡。

【END】



评论(7)

热度(37)

  1. helene蓝田 转载了此文字
    爱我田么么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