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田

【苏靖】不会起名字

1、就是一个脑洞,不喜勿入。

2、养父子梗,37岁梅长苏和20岁萧景琰谈恋爱的故事。

3、第一次发,文笔不好,可能写得不酸不甜,欢迎提意见,但拒绝撕。


如果你问梅长苏对萧景琰的评价,梅长苏一定会一半高深一半荡漾的看着你,不可说;如果你问萧景琰对梅长苏的评价,萧景琰一定会一脸嫌弃地冷哼:老流氓。

其实梅长苏一点也不老,而且为人也很正经,人到中年除了稍微有一些驼背,仍然是长身玉立玉树临风温和守礼,至于萧景琰是如何觉得他流氓的,这个···你们懂的。

萧景琰还是襁褓中的时候就与梅长苏一起生活了,据梅长苏说萧景琰是他从孤儿院抱回来的,“因为当时所有的孩子里,景琰最可爱,被我一眼就相中了,不仅抱回家养大成人,还吃干抹净······萧景琰想到成年后时不时地被梅长苏酱酿的场景,红着张脸一巴掌糊到梅长苏脸上,阻止他胡说八道。

萧景琰今年20岁了,大一新生一枚,今天是入学报道的日子,七点半闹钟一响,他习惯地翻身按停闹钟,然后从床上弹起来,茫然地呆坐了一会儿,想起今天就是上大学了,揉揉脸,眨巴眨巴大眼睛,风风火火地跑出房间洗漱,做好早餐,才来到梅长苏的房间,看到床上拱起一块,那人还在沉睡,萧景琰来到床边蹲下,看梅长苏眼底的青黑,想来昨晚又是午夜之后才回来,伸出手指摸摸了床上人的脸,有点心疼。

梅长苏自己开了间旅游公司,忙时也要带旅游团去各种地方,也经常加班到很晚,但只要是不出差的日子,不管多晚,梅长苏总会回家过夜,有时萧景琰担心叫他太晚就不要回来了,他现在都大了会自己照顾自己,这时候梅长苏总是扑过来抱着萧景琰,挨挨蹭蹭地信口开河:怎么会累呢,我最开心的事就是回到家看到我小景琰,我在公司也睡不好啊,担心我的小景琰会不会怕黑?有没有好好吃饭?自己在家会不会孤单?看不到我会不会不开心,吧啦吧啦。。。每次这种时候萧景琰总会在心里默默吐槽,他早十年前就不怕黑了,您老人家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本领真是越来越炉火纯青了啊,不过萧景琰通常都不会把这样的话说出来,他知道梅长苏一定要回来的原因,正如他一定要听到梅长苏回家的开门声才会睡着一样。

还摸着人的脸发呆的萧大学生没注意到梅长苏嘴角微微地翘起,“谁家的小哭包在偷看人睡觉啊?”萧景琰回过神来就对上梅长苏有些惺忪的大眼睛,不自在地别开眼神,撅了撅嘴,不满地嘟囔:还不都是被你弄哭的。闻言,梅长苏一把拉起景琰,裹到被子里翻身压住,看着萧景琰扭动着身体挣扎着:今天要去学校报道,你别。。。梅长苏你又裸睡。。。。唔。。。

梅长苏再抬起头的时候,看着被他亲得眼睛湿润满脸通红大口喘气的萧景琰:哎呀,一转眼我的景琰上大学了。说着拉起萧景琰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深深地看着着身下的人,问:我是不是也老了。萧景琰摸摸梅长苏眼角的细纹,很诚实地一点头“老了”,然后看着梅长苏迅速垮下脸笑得眉眼弯弯,萧景琰无情的打击并没有让梅长苏消极太久,反而更加性致昂扬地叨叨着:“看来之前是我不够努力啊,竟然让景琰宝贝觉得我老了,今天就让景琰感受一下大人是怎么做的。。。。”一边说一边手上不停地扒着萧景琰还没来得及换下的睡衣,萧景琰一个实力白眼还没有翻完就已经被剥得精光,甚至被含住要害,只来得及说一声哀求表示自己今天还有正经事,就被梅长苏的唇舌拖入了无边的快感中。

当天早上,梅长苏还是比较克制的,只用手让彼此释放,就放过了萧景琰。

被简单放过的萧景琰不禁有些感恩戴德,草草解决了早餐,表示不用梅长苏开车送自己,就提着行礼带好入学资料出发去了学校。

一路跑到学校门口,就见到列战英和戚猛在校门口等他,这两人是萧景琰的发小,他刚被梅长苏抱回来的时候,因为工作原因常常外出,就拜托戚猛的母亲吉婶帮忙照顾,吉婶很会照顾小孩子,那时列战英也刚好在吉婶家借住,吉婶一起照顾三个小团子也得心应手,就这样三个小团子一起翻滚到大学。列战英和戚猛从小就特别护着景琰,一方面是因为梅长苏的玩具诱惑,一方面是因为······景琰好看,恩,非常好看!

萧景琰报的是地质勘测专业,列战英和戚猛都是体育生,都是随便报的专业,一个在外语系一个经贸系,都是女生多的系,泡妹纸比较方便。三人在学校门口憧憬了一会儿即将要开始的大学生活,顺便缅怀起小时候三个人在他们的小基地谈起的理想,列战英就想进国家队,戚猛说没什么大志,表示要接手吉婶的饭馆做个小老板,让他们哥仨永远有地方吃饭,而萧景琰看到梅长苏来到他们的基地叫自己回家吃饭的身影时,就扑到梅长苏的怀里,大声地宣告着自己的理:“我将来要嫁给我爸爸。”萧景琰捂脸,表示拒绝回忆。

三人很快到报道外,交了资料,再去宿管那里领了被褥,准备去找自己的宿舍,列、戚二人看着萧景琰也领了被褥,惊奇道:景琰你也住校吗?苏先生居然同意你住校?”萧景琰看着面前两张大写的懵逼脸,一本正经地解释:我跟苏哥哥商量好了,大一还是住校,方便多参与一些社区,也认识更多的朋友,等大二的时候再考虑回家住。

列·实力护主·战英和戚·傻头傻脑·景琰有我们就够了·猛赶紧凑过来“景琰啊,你还要认识什么人啊,有我们两个就好了呀,你不知道大学里也可能会有坏人滴,再说参加社团有毛用啊,我们一起去玩······咦,景琰人呢

开学典礼和迎新晚会后,萧景琰的大学生活就缠缠绵绵,呃,如火如荼地展开了,军训、听报告、上课、社团面试,日程排得满满地,萧景琰为人随和,很快就结交了很多新朋友,社团的面试也很顺利地通过,接下来就是各种活动,同学间的聚会,常常连周末也不能回家,他已经有一个多月没见到梅长苏了,从小就没离开他这么久过,还真有那么一点想念。

这周末学生会没什么工作安排,萧景琰推掉了几个同学的邀约,一下课就飞奔到汽车站,一边数着经过的站牌,一边计划着一会儿要买排骨买鱼买青菜······梅长苏的嘴很刁,但无论萧景琰做什么,他都说好吃。

付完钱,萧景琰提着大包小包,嘴角翘得老高,想着梅长苏下班看到自己一定会很惊讶,会碎碎念说景琰你终于回来了,这一个月我独守空房寂寞空虚冷······自己也要给梅长苏讲讲大学生活,告诉他自己交了个好朋友叫明台,是个心地善良的富家少爷;还要给他讲因为天气太热,学校里的湖干掉了,校长将学校外面的消防栓接到学校湖里,放了两吨水,结果被罚了很多钱;最可笑的是系主任的二维码发型,一刮风一边没有,另一边伸长二尺在风中荡漾。

一路带着各种话题和压抑不了的兴奋,走到了小区门口,就看到梅长苏和一个高挑美艳的女人对面站着,那女人似乎在哭,萧景琰愣愣地看着梅长苏轻声哄着,一只手轻抚女人的面颊,萧景琰死死地攥住手里的袋子,买菜时的欢欣此时跑得一干二净,只有瞬间在身体里汹涌奔腾的委屈和愤怒,他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控制不住自己把刚买的酱油整瓶扔过去,梅长苏你个混蛋,怎么能叫女人流泪呢,还那么温柔地给人擦泪,哎哎哎,擦一下就完了,怎么还不把手拿下来······好在没等萧景琰纠结完砸与不砸的重大人生课题时,梅长苏终于注意到一脸不高兴的萧宝宝,笑容更深了几分,只是萧宝宝手里捏着酱油瓶子,死死地瞪着两个人,只听梅长苏说了一句:“景琰回来啦,快过来叫人,这是霓凰阿姨。”

霓凰阿姨,穆霓凰,黎大叔说过,那是梅长苏的第一任女朋友,当时因为梅长苏收养了自己,将大部分的时间都留给了自己,导致两人之间产生了一些误会,彼时年轻气盛,又都是高傲的个性,免不了争吵冷战,最后不得已分了手,那现在是误会解开,准备要重修旧好了吗?

萧景琰手里的袋子勒进肉里,指光都发白了,他看了看梅长苏,又看了看他对面的女人,想开口叫人,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声音,倒是穆霓凰没说什么,只寒暄了几句就转身离开了。

二人看着穆霓凰开车走掉以后,才转回头接过萧景琰手上大包小包的食材,并肩往小区走去。

萧景琰气过之后有些茫然,20岁的萧景琰对爱情仍然懵懂,却也依稀可以分辨,他对梅长苏不是习惯不是依赖,是爱情,也许是因为性,也可能是朝夕的相处,是不知所起的心动,是慷慨又自私的独占欲,他也从不怀疑梅长苏对自己的感情,只是两个男人,年纪又相差那么多,又是这样的身份,梅长苏为什么爱自己,又能爱多久,他一点底都没有。

他有心事不说话,梅长苏看脸上明显的“宝宝不开心,快来哄宝宝”明明就嫉妒了还傲娇地什么都不问地样子,暗自叹了口气,他的景琰就是这么可爱。

一进门,梅长苏把食材往地上一扔,回身就抱住刚进门的萧景琰,像一个瘾君子终于吸食到了鸦片,他把脸紧贴着萧景琰的,用嘴唇磨蹭着还兀自紧绷的脸颊,耳垂,鼻尖,萧景琰脸别过一边,此时亲昵的动作,让还没消散的委屈再次翻腾上来,小哭包眼看着就要上线了,眼眶红红嘴角耷拉着,是难过得狠了的样子。

梅长苏抬起头就看到萧景琰可怜的小样,无奈地叹了口气,凑到他耳边,轻轻地叫了一声“琰琰”,萧景琰身体一僵眼泪就掉下来了,虽然梅长苏给他起了很多的昵称“wuli景琰,宝贝、小哭包、亲爱的,什么腻歪人的都喊过,但只有在情动时才会喊他琰琰,这两个字就仿佛藏着他与梅长花苏之间最隐秘的快乐,任谁也不能取代也不能介入,于是他立马就不气了,而且是没有一点不情愿地不气了,一头撞进梅长苏的锁骨上,抱着他的苏哥哼哼唧唧地撒娇,“咕噜噜”不知谁的胃发出了一声哀嚎,萧景琰才想起被遗忘的食材,看着梅长苏的笑脸,欢欢喜喜地起去到厨房做饭。

两人吃完饭,梅长苏刚收拾完厨房出来,就看到萧景琰擦着头发从浴室走出来,一月未见,他的景琰瘦了也黑了,但也越发挺拔,整个人都透出勃勃的生机,让梅长苏打从心眼里觉得喜欢。这会还带着沐浴后的湿气,氤氲着抚平了梅长苏一个月来的焦躁。

本来是自己让他去住校的,希望他的世界不只是他看到的那么大,他的景琰要飞得再高一点远一点,但景琰真的不回来的时候,他才发觉这么难熬。景琰上大学的第二天,他就住在景琰的房间,抱着他的枕头,嗅着上面残留的味道,突然非常后悔让他住校。

好不容易等来了周末,想着景琰就该回来了。结果手机叮的一声:长苏,我被选中站方阵了,周末要练队形,不回家了。到第二周,长苏,班级有组织秋游,不能请假,这周也不回去了。第三周,长苏,学生会有活动······第四周干脆没有音信,梅长苏气得在床上打滚,一个大一学生,哪那么多事,忙成这样,他一个堂堂公司老总,还每天回家呢。说归说,看到萧景琰大学生活这样精彩,到底是高兴,他的景琰去到哪里都那么优秀。

洗完澡回到自己房间的萧景琰看着自己床上属于梅长苏的枕头和睡衣,自己的枕头却在被子里,看到这样的场景,他突然就笑了,想是梅长苏在自己住校的期间都在这房间睡的,原因却是不言而喻的,怕是这段时间里,患相思的不只自己一个。萧景琰把自己的枕头从被子里挖出来,放好,坐盘腿坐在床边,拿起手机保卫萝卜。

梅长苏洗完澡进来就看到他抱着手机专心玩游戏的样子,悄悄摸出手机,偷拍一张然后快步走过来,直接把萧景琰推倒,不顾他的惊呼就吻了上去,萧景琰只是开始时挣动了一下,就老实地躺着,梅长苏两只手臂从萧景琰腋下穿过,两手抚着身下人的头,嘴唇在他脸上唇角逡巡,萧景琰一直眼含笑意地看着身上的男人,只在他亲吻自己的眼睛时才配合地阖上双目,等梅长苏的嘴唇一离开,又马上睁开继续笑眯眯地看着他,梅长苏这种不带情欲的吻是萧景琰最喜欢的,那种深情的样子总能让萧景琰感觉到一种被爱和归属,是一种油然而生的安定之感。

每次的前戏都是漫长而煎熬的,梅长苏总是耐心地拓张,细心地观察萧景琰的表情,不想他有一丝一毫的难受,而今天的梅长苏显得特别急切,动作难免有些粗鲁,草草拓张过就抚着自己的欲望送进萧景琰的体内,萧景琰有些疼,却没有出声制止,这样渴求的梅长苏他也喜欢,在床上梅长苏也是温和从容的,每每将自己折腾得泪流满面。

被紧致地通道包裹着的滋味与销魂蚀骨,梅长苏有些把持不住,稍稍等萧景琰适应了一下就大开大合地操干起来,萧景琰脸红扑扑的,大口地呼吸,双手抱着身上人的后背,长腿屈起,随着梅长苏的动作无力的晃动,突然他感觉梅长苏的手指掐住自己的下巴,低下头来一下一下亲吻他的嘴唇,舌头找到他的舌头,很快纠缠在一起,亲吻的间隙,轻声地他叫:“琰琰,叫我。”萧景琰看他梅长苏期待的眼神,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轻轻吐出一句:爸爸。

梅长苏的理智终于消失殆尽,那一晚萧景琰房中传出他们两人粗重的喘息和动人的呻吟,经久不息。

当情欲终于消退,萧景琰被梅长苏整个抱在怀里,肉贴着肉的滑腻触感让两个人都非常满足,正当萧景琰准备找周公下棋的时候,梅长苏低头吻在他的额头上,小声地问了句:以后都一起睡吧?

嗯?萧景琰抬头疑惑地盯着梅长苏:“一起睡?以后?”

恩,以后。

萧景琰五岁的时候,梅长苏听吉婶的话,说男孩子要培养独立性格,不能太惯着,就坚持让萧景琰自己睡,任他怎么哭闹都不妥协,后来萧景琰也不闹了,因为他发现虽然梅长苏不陪自己睡了,但也会在自己的门口呆很久,确定自己睡了才离开。还在回忆中,突然感觉指尖一陈刺痛,回过神就就看到梅长苏正咬着自己的手指,疑惑地望着自己,还等着自己的回答,他凑过去吻梅长苏的嘴唇,说好啊。

日子一天天过,一转眼,到了暑假的期间,萧景琰在系里联系的实习基地进行暑期实践一个月,前两天刚结束,好不容易回到家,才发现梅长苏因为旅游旺季,自己也必须带旅游团出差,萧景琰过了几天百无聊赖的日子后,终于收到梅长苏今天回程的消息。

这天萧景琰保卫了一会儿萝卜,又看了会儿书,在第不知道多次门口传来声响,跑出来才发现只是幻觉的时候,萧景琰手里蹂躏梅长苏松软的枕头,终于听到了真实的门铃,他飞速起身奔到门边,一把拉开大门,看清来人,一脸的笑意就僵在了脸上。

“霓、霓凰阿姨。”

“你苏哥哥呢?你是这么叫他的?”

我通常都不叫他。“。。。恩,他还没回来,他说今天到的,应该快了,您再等等他吧,我给您倒杯茶。”

“不用了,我是来找你的。”

恩?萧景琰回身疑惑地望着穆霓凰,后者也正看着他。

“有什么事,您说?”

“不用这么客气了,我只是来跟你讲件事,说完我就走了。”

“。。。您说。”

九安山的夏天风景很美,绿草茵茵,站在山顶可以看到不远处一片海湾,带着咸味的海风吹过来,驱赶部分炎热。萧景琰就躺在一处人较少的山坡上,看着远处的浮云,心也随着浮动变换着形状。

“我和梅长苏从小就认识了,初中的时候开始在一起,感情一直很好,我们有共同的理想,我们一起学设计,说将来要设计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品牌,还要一起设计我们的家,包括家里的一切,可就在毕业前,他收养了你,甚至为了你放弃了自己的理想,还有我们的爱情,前段时间我来找他,就是因为有一个很好的合作机会,我想跟他一起去法国,只是没想到你们······他已经为了你放弃那么多,他应该要为自己选择一次。还有你,你确定你这辈子都会跟他在一起吗?你那么年轻,还有很多的可能······

萧景琰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过去的,只知道醒来的时候,身上盖着梅长苏的西装外套,一只手被梅长苏攥在手里,梅长苏坐在他身边,眼望着前方的大海,他挣动了两下,想抽出手,却被攥得更紧,梅长苏转回目光,笑眯眯地看着萧景琰,不等他出声说什么,梅长苏挨着他侧躺下来,拉起萧景琰的手放到唇边亲了亲,也不说什么就这么看着他。

萧景琰把手从梅长苏手中抽出来,摸上他的右眼,那里有一首凸起的伤疤,那是有一次他调皮跑到街上,差点被车撞到,梅长苏为了救他自己却被车撞到时留下的伤疤。他想到这里,耳边又回响起穆霓凰的那些话,不禁有些不服气,穆霓凰爱梅长苏,萧景琰也爱梅长苏,梅长苏为他放弃那么多,他也是打算等梅长苏老了走不动的时候,给他擦口水换尿布,会背他上楼梯,每天带他晒太阳,也会一直陪着他的。

梅长苏见他眼底慢慢泛红,幽幽叹自了一声,他的小哭包又上线了。伸出双手,将小哭包搂进怀里,轻声地哄着。其实他也说不上自己什么时候爱上萧景琰的,只是发现爱上的时候就已经是深爱,幸好,他也是爱自己的,这比什么都重要。

夕阳掉落海平面,暮色四合,海浪一声连着一声,梅长苏搂紧怀里的人,“陪苏哥哥一辈子吧。”

萧景琰抬起头,梅长苏看到仿佛有两颗星星掉落在他的眼睛里,“当然。”


就想看一个释放天性对萧景琰情不自禁的苏哥哥,先写一个轻轻撩一下,大家喜欢的话,接下来我要开虐了。

 



评论(2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