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田

【凯歌拉郎】【李熏然X二柱子】左半边

之前发的苏靖的养父子梗的已经完结了的,第一次发,忘记标注了,之前说的准备要虐的文也还在构思中,还没开始写,现在这篇是另一个脑洞。不喜勿入,宝宝不撕。


(一)

潼市警察局。

中午时分,一辆警车由远而近,最后停在了警局的大门口,一位警员首先从右后门下车,绕到另一边打开车门,弯下腰,轻声地对里面地人说:“下来吧,我带你进去做个笔录,再带你去吃东西。”等了几秒钟,里面终于伸出一只脏兮兮的手,警员也毫不犹豫地伸出自己修长的手指握住,被拉出警车的是一个同样脏兮兮的小伙子,眼圈红红的,似是刚刚哭过,嘴角还流着亮晶晶的口水,鼻子下面挂着一条鼻涕,他拉着警员的手,怯生生地跟着进了警局。

“哟,熏然,你不是去抛尸案现场了吗?怎么领回个人啊?”

“恩,回来路上捡到的,好像从哪里逃出来的,身上还带着伤,带回来问问。”

和李熏然一起出警的另一个警员接茬说:“这小傻子也会看人,知道谁脾气好,我们谁拉都不走,就跟着我们副队。”

李熏然有些嗔怪地看了一眼说话的警员:“什么小傻子,人家是有名字的。”说完又回望身后正可怜巴巴看着自己的人,柔和地笑笑,就把人带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把人安顿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把从同事桌子上顺来的饼干塞到那人手里,又搬了一张凳子坐在那人旁边,才拿出记录本,轻声对那个说:二柱,我现在要问你一些问题,你不要怕,慢慢告诉我,好不好?

二柱迟疑的点点头,眼巴巴地望着李熏然。

“你多大了?”

“恩···5岁了!”

“···你家是哪里的?”

“农、农村。”

“那你家人呢?爸爸和妈妈?”

“···在盒子里。”

“那你跟谁来这里的?”

“刘叔。”

“刘叔是做什么的?”

“盖大房子的。”

“那他现在在哪,你怎么不跟他在一起?”

“我···我跑出来的···他···他捅我屁股···可疼了···我不愿意,他就打我···我···后来···好多人,都要捅屁股···”

半小时后,李熏然带着录好的笔录,又拉起二柱子从办公室走出来,把笔录交给助手,让助手查查二柱子和他家人的线索,一边让其他队员跟队长请假,下午带二柱子出去吃饭,顺便去趟医院。

在吉野家草草地给二柱子填饱肚子,李熏然思考了一下,还是决定带二柱子先回自己宿舍,洗个澡换套衣服,一直都乖乖跟着他的二柱子在李熏然要给他脱衣服时突然剧烈地挣扎起来,最后挣扎不过还是被李熏然扒光了衣服的二柱子竟抱着膀子大哭起来,李熏然猜他因为之前的事受到了惊吓,只好轻声细语的哄着,最后用三顿肯德基全家桶终于把人哄好,肯让他给好好洗澡了。

经过一番折腾,终于把二柱子收拾干净了,洗去了一身泥污的二柱子清秀地很,细碎的刘海贴在额头上,圆圆的大眼睛有些无辜地盯着李熏然,竟像是一个粉妆玉琢的娃娃。嘴唇抿在一起,特别的稚气,也非常可爱。

李熏然坐在二柱对面的茶几上,拿一条大毛巾给二柱擦头发,动作温柔,擦得二柱子很舒服,突然咧开嘴大大地笑开了,见牙不见眼的那种,快乐的不得了。李警官开枪都不抖的手竟有一瞬间不稳了,擦掉二柱子又开始流下来的口水,无奈地笑了,怎么就想到怦然心动这个词了呢?

潼市警官医院。

“他身上的伤痕有皮带造成的,也有麻绳捆绑造成的,甚至还有几个烟头的烫伤,有的已经有些日子了,有的还是刚刚造成的,还有很多不明原因的青紫的印记,他不让我检查下体,但从这些伤痕来看,可以推测,他曾经遭受过性虐待。”

看着医生的诊断报告,想着医生话,看来这伙子是那个叫什么刘叔的农民工从村子里骗来,因着他痴傻,就用他发泄性欲的。从小正义感爆棚的李警官怒不可遏,虽然多年刑警生涯见识的人渣也不少,但如此卑鄙无耻的行径还是让他刷新了对人心丑陋的认知。

而此时的当事人却一边看着愤怒中的李熏然一边抱着全家桶啃很欢快,一派快乐天真的模样。

To Be Continue


我只能说,尽量不坑。

评论(12)

热度(29)

  1. 唯有时光忆年少蓝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