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田

【凯歌拉郎】【李熏然X二柱子】左半边(三)

虽说二柱子对李超人这个名字很心水,但也不能真的叫超人,于是李警官还是花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给二柱子掰开了揉碎了再掰开了再揉碎了地讲道理,最终让二柱子接受了李昊然这个名字,又带二柱子拍了照片,交了申请表,就只有静候佳音了。

忙忙碌碌的工作,加上要照顾着二柱子,失恋的日子,倒也没像李熏然曾经以为的那般撕心裂肺,应该说他没时间撕心裂肺,他想他也许只是习惯了对简瑶好,现在他也依然可以对简瑶好,况且又多了一个二柱子,更需要他,更依赖他,李熏然觉得,二柱子遇到自己是幸运,而自己能遇到二柱子,也是幸运,让他免受一场失去的劫难。

最近隔壁市也出现了相同手法的凶杀案,李熏然被派去协助调查,因为学校的事还没办好,李熏然就拜托简婶帮助照顾二柱子两个星期,当李熏然终于风尘仆仆地来到简家,刚喊了一声“二柱”,就见一个人影“嗖”地窜出来,二话不说就扑到他怀里,委屈的哼哼,看着李熏然轻声细语哄情人似的哄着二柱子,目瞪口呆地简婶和萱萱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哎,熏然来啦,快进来,一会儿你爸爸就来了,一起吃了饭再回去吧。”

“好,谢谢简婶,二柱子这段时间麻烦您了。”

“不麻烦,二柱子挺乖的,还会帮我做些家务。”

李熏然一边和简婶说着话,一边手里轻拍着还不肯从他怀里出来的二柱子。

等到局长来到简婶家中,李熏然也哄好了二柱子,两家人坐在一起吃饭,席间,

“二柱,要多吃青菜,不要只吃肉。”

大家“···”

“二柱,你慢点吃。”

大家“···”

“二柱,来,把这虾吃了。”

大家“···”

“二柱···”

“二柱···”

萱萱终于忍不住说了一句:“熏然哥,你对二柱子也太好了吧,都快赶上你媳妇啦!”

“咣”李局长刚端起碗的手一滑,碗与桌面碰撞出巨大的声响,李局长缓和了一下面部的表情,抬头看了看惊愕地看着他的饭桌上的人,“手滑了。”

回家路上,李熏然先开车把李局长送回家,嘱咐人早点休息,就带着二柱子回了自己的宿舍。

自从上次帮二柱子洗了澡之后,二柱子就不再害怕李熏然给他洗澡换衣服了,不过洗澡的过程也不是那么顺利,二柱子是小孩子的心性,喜欢玩水,每次李熏然给他洗完澡自己也已经湿身好几遍了,没办法也只好和他一起洗了。

刚把二柱子洗干净了,给他拿了大浴巾包裹住人,自己在一边穿衣服,为了让二柱子乖乖洗澡,李熏然买了几个橡皮鸭子,每次二柱子都玩得乐不思蜀,不到李熏然催是不会从浴室出来的,可今天,平时爱不释手的橡皮鸭子被随意地扔在水池边,二柱子直勾勾地盯着正穿衣服的人。

李熏然似有所感,回身看着二柱子,后者仍然执拗地看着他,无奈地走上前,抖落开二柱子子的睡衣就给他穿,蓦然觉得眼前一花,唇上一软,是二柱子欺身上来搂着李熏然的腰亲了他,二柱子亲得很开心,头退开一点,又马上贴上来再亲一口,最后抱着李熏然呵呵的傻笑。

英明神武的李警官当机中。

不知道是二柱子的笑太纯粹,太美好,还是李熏然原来就那么一些心向往之,被二柱子亲了之后的李熏然受蛊惑般地搂住了二柱子,轻声地问:“为什么偷亲我。”

“没有偷亲。”

“好好,没有偷亲,那为什么亲我?”

“熏然哥哥是好的。”

“是好人,你就亲啊。”

“对我好!”

那天晚上,二柱子学会了大人间是怎么接吻的。


北平里凯凯的镜头太少了,怨念中。。。

评论(9)

热度(32)

  1. 唯有时光忆年少蓝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