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田

左半边(四)

二柱子上学了,是简瑶帮忙介绍的一家政府购买服务的那种可托管的学校,因为街道正宣传和发展社区照顾的模式,学校就建在居民小区内,而好巧不巧的就在李局长居住的小区,李熏然无比鸡贼的以方便为名,把二柱子名正言顺地时常托付给准备退休的李局长,想着先从日常生活中将出柜的消息渗透给自己的父亲,再找个合适的机会,跟父亲摊牌,李警官对自己的战略计划很满意。

李熏然不在的时候,二柱子有些无措,虽然不懂得人情世故,却也本能地觉得这个李叔叔不喜欢他,至于为什么不喜欢,二柱子用自己有限的理解能力将其定义为“我不乖。”而简婶曾经夸过自己乖是因为他帮忙做了家务,虽然是把能吃的菜叶都扔掉只留下了不能吃的菜梗,但不影响二柱子做家务攒人品的热情。于是···

二柱子帮李局长洗碗,结果“夸擦,噼噼啪啦”,最后两个人拿着仅剩的两只铁碗就着炒锅吃完了中饭;二柱子帮李局长擦地,水笼头莫名其妙地掉下来,泡了一间浴室,殃及了离浴室最近的李局长的房间;李局长在沙发上午睡,二柱子觉得应该给盖上毛毯,结果自己被毛毯绊倒,整个人压到李局长身上,压得李局长一身老骨头嘎吱嘎吱的响,忍无可忍的李局长薅着自己稀疏的短发,大吼一声:你是猴子派来的救兵吗?

李熏然回家的时候,二柱子猫在自己的房间,李局长沉默地坐在沙发上揉着肩膀。

“爸,我回来了。”

“恩!”呃,脸色不太好。

“二柱子呢?”

“在你房间。”爸爸你的脸都黑了,宝宝好怕。

“那个···二柱子···是不是闯祸了?”

“哼!”

“嘿嘿”李熏然识趣地来到父亲身后,帮父亲揉了揉肩,“那我呆会儿就带他回我宿舍吧。”

被李熏然修长的手指按摩得很舒服,慢慢放松下来,李局长深呼一口气,颇为无力地说:“哎,不用了,留在这吧,你上班也忙,反正我快退休了,清闲的很,我知道放在别人那,你也不放心。”

李熏然嗫嚅着:“也没有不放心。”

李局长瞟了儿子明显言不由衷的样子,什么也没说,只抬手拍了拍儿子还给他按摩的手,就起身回客房休息了。

李熏然望着房间方向若有所思,突然感觉自己的决定对老父亲来讲,会不会有些残忍了?

此时的二柱子窝在被子里,沮丧的要命,觉得自己笨死了,明明想帮局长叔叔做事情的,却一直都是添乱,局长叔叔一定气死了,哥哥会不会也讨厌自己了,以后把他丢在那个学校再也不接他回来了呢?

打开房门,乌漆抹黑的,床上拱起一块,李熏然打开灯,看到被子里只露出一块黑黑的头顶,“二柱?”

“···”没反应。

“李昊然?”

“···”动了一下,但还是没钻出来。

只好坐到床边,把被子拉开,看着里面捂得通红的小脸,李熏然摸了摸已经汗湿的额发,二柱子终于动了,爬起身,跪坐在李熏然面前,怯生生地问:“局长叔叔是不是很生气?”

“为什么这么说?”

“我把碗都打破了,”扁嘴“还···还把叔叔的房间弄湿了···还压坏了叔叔···呜哇哇···”

“···”李熏然看着已经兀自大哭的二柱子,觉得自己在一丢丢凌乱。

把大哭的二柱子搂到怀里,亲了亲他的嘴角,“局长叔叔没有不高兴。”

“骗人,不高兴!”

“怎么会不高兴呢?”

“叔叔不喜欢我,哇哇哇···”

“···”李熏然很惊奇,虽然智力有些障碍,但对情绪的感知还是很敏锐的,无奈,只好继续哄着,“我们二柱这么可爱,又善良,局长叔叔只是现在还不了解,等相处久了,一定会喜欢二柱的。”

“真的?”哭狠了的二柱子还抽抽哒哒的,眼泪一对一双地砸下来,李熏然心软的一塌糊涂,“别哭了,你在学校不是学会画画了吗?明天画一张送给局长叔叔好不好?”

“恩!”随着二柱子用力一点头,又一对眼泪滴下来,李熏然用袖子擦了擦,把人拉起来,准备带他去洗漱睡觉,房间外,李局长从门缝里看到两人准备起身,叹息一声,悄然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再没出来。

 

短小日常

二柱子的作业,用整天造句。

回答曰:我整天上学!

 

李熏然给二柱子讲了天使的故事后,二柱子就以纯洁善良的天使自居。

二柱子睡觉不老实,压到左边手臂,早上起床的时候疼得抬不起来,李熏然帮他穿衣服,用力大了些,只听“咔”的一声,二柱子嗷一嗓子:哥哥,我翅膀断了!

 

叮铃铃铃···叮铃铃铃···

“喂,哥哥”

“···”

“你等等,我去叫···局长叔叔,你醒了吗?”

“恩。”

“局长叔叔,你醒了吗?”

“醒了。”

“喂,哥哥,局长叔叔睡着了!”

李熏然抚额,我都听到我爸的声音了,但我不想说。


评论(10)

热度(23)

  1. 唯有时光忆年少蓝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