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田

【熏柱】左半边(五)

从前李熏然喜欢简瑶,为她操的心比简婶还多,天凉了嘱咐加衣,天热了煮好凉茶送过去,有什么好东西都第一个送过去给简瑶,两家关系这么好,李局长虽不愿过多干涉儿子的事情,但也捉急李熏然温吞地十几年都不表白,终于忍不住出言提醒儿子,却没想到儿子已把事情想得通透,一句“瑶瑶不喜欢我,我不想她为难。”让李局长再没什么话说,同时也感觉到非常的心疼,自己的儿子从小就心思重,又善良,用尽力气想对身边的人好,李局长想象不到,儿子是用了多久认清简瑶不会爱自己的事实,又是怎么退缩回自己的领地,将自己的委屈和难过都妥善地收藏好,安心地只做她哥哥一样的好朋友。

可自从二柱子来了以后,儿子明显开心了不少,这虽是好事,但也让李局长隐隐地不安,谁会这么干脆地收留一个没有非亲非故又痴痴傻傻的人,还大事小情无微不至地照顾呢?李局长摸了摸自己的老心肝,接受这样一个“儿媳妇”,需要强大的内心和精神力量!

二柱子被李熏然送到自己这,看着那孩子努力地想讨好自己,也不是不心软的,不过想到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最后选择这样一个人,到底是不能甘心的,至少要和儿子谈谈,只是没想到,还没找到适合的时机,李熏然就失踪了。

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警局里的人不知道已经熬了多少个通宵,不停地开会、找线索、分析案情,尽管如此不眠不休,还是很快就过去了两个多月,却仍然一点线索都没有,大家通力合作寻找李熏然的过程中,李局长一直把二柱子带在身边,不管在警局开会,还是回家,想着如果熏然能够平安回来,他一定什么都不再说,他如果真喜欢二柱子,那就好好地在一起,自己以后也会当二柱子像待李熏然一样好,不会再想着反对他们了,毕竟儿子的平安和快乐才最重要。

而二柱子在李熏然失踪的这段时间,也一直都蔫蔫的,没什么精神,出奇地乖巧,只是每天盯着电话或门口,一有风吹草动就飞跑过去,发现不是李熏然或者没有相关的消息,就耷拉着脑袋回到原来的位置上发呆,虽然很多人都说李熏然只是出差了,但二柱子从大家凝重的表情和难过的样子就知道,李熏然是出事了,但他不懂得也不会问,只是很难过,期间简瑶来过、薄靳言来过、傅子遇来过、连警局里不知道叫什么的警员也来过,大家都看着二柱子惋惜地摇头,二柱子很不高兴,猫到自己房间里,只要不是李熏然,谁叫也不开门不理会。

此时,在某个不知名的仓库里,谢晗号称要刻到他每一个细胞的音乐还在不知疲倦的播着,每个的音符在李熏然的周身跳跃着,仿佛在寻找突破口,好全部钻进他的身体里,李熏然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他觉得自己已经崩溃了,可下一秒还是无比清醒地承受着恶魔的折磨,在被谢晗囚禁的这段时间里,他用思念亲朋好友来逃避现实里谢晗对他的催眠。

“你是谁?”

爸爸的肩膀上次被二柱子压坏了,如果能回去,要带他去做一些理疗。

“你是作品。”

瑶瑶和薄靳言在一起后,约我去家里吃饭了,回去要带二柱子一起去,他喜欢瑶瑶做的白灼虾。

“你是我的!”

简婶有套很贵的餐具被二柱子给打碎了,回去要给她买套新的。

“放弃你那些正义感吧,你已经不是李熏然了,你是我最完美的作品。”

二柱···二柱···如果我回不来了,你该怎么办

“说,你是谁。”

“二柱···二柱···”

听到李熏然嘴里仍然念着别人的名字,并没有被完全催眠,气急败坏的谢晗彻底被激怒了。

举起一只明显加大剂量的致幻剂,毫不犹豫地推进李熏然手臂的动脉···

待到李熏然被成功找到,三个月已经过去了,原来玉树临风挺拔伟岸的身躯如同落叶般破败无力,看到简瑶的瞬间,李熏然还是笑了,笑得轻松、温柔,仿佛在说,我没事,不要担心。

“熏然···”

“瑶瑶···告诉我爸···过几天···再带二柱子来看我···别···吓着他了。”

李熏然只来得及嘱咐一句,说失去了知觉。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一睁眼就看到了洁白的天花板,空气里一股子消毒药水的味道。得救的感觉无比清楚,而不再是半梦半醒的朦胧状态,李熏然把手举到眼前,伸直又握起再伸直,嘴角就不可抑制地翘起来,回来了,终于。

二柱子听说要跟局长叔叔一起去看熏然哥哥,整个人快乐得不行了,蹦蹦跳跳地跟在局长叔叔身后,就来到的医院,一进病房,就看到李熏然躺在床上休息,二柱子跳过来,趴在床边笑眯眯地看着李熏然,后者似有所感,睁开眼就看到了二柱子笑得见牙不见眼,心中也是欢喜,抬手把二柱子搂近一起,二柱子也乖巧地凑过来,舔舔李熏然的嘴角,就不高兴地扁起嘴,“苦的!”

李熏然笑笑:“哥哥病了,要吃药,所以是苦的。”

闻言,二柱子在自己的口袋里翻翻找找,终于找到一颗牛奶糖,小心地剥开糖纸,递到李熏然的嘴边,“哥哥,你吃,吃了就不苦了。”

李熏然张嘴把糖含住,用舌头舔了一下,就搂过二柱子,用嘴把糖送到二柱子嘴上,推到他嘴里,顺便把舌头也伸到二柱子口腔里扫了一圈,才退开。“很甜啊,谢谢二柱。”

“咳咳”

“呃···爸,你来了。”

你个小兔崽子,我比你那小柱子还先进来的!

李局长很委屈,但我不说。




今天下午出去培训,晕车晕得厉害,有语句不能的或者错字的谅解一下,虽然我好像一直有打错字。

这篇差不多了,明天收个尾,就准备开新坑了。

评论(6)

热度(32)

  1. 唯有时光忆年少蓝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