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田

匆匆那年

 (一)

梅长苏和萧景琰是在孤儿院里相识的,那年他们都是15岁,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

说是孤儿院,其实是一间相对规范且颇具历史的封闭式的学校,因为学校对面就是一个炮旅,所谓近朱者赤,所以还是一个半军事化管理的封闭式的学校,有老师授课,有辅导员管理生活,被子要叠成豆腐块、严格的时间表、吃饭要排队、每天出操、每周有生活会议,报告哪个学生被子不够方正,学校的哪片分担区没有打扫干净,以及学校最近又发布了什么指示精神。

梅长苏被送来的时候,萧景琰已经在这里生活了五年。

萧景琰其实不算是真的孤儿,他母亲还在,父亲在他很小时候,生病过世,并且因为给父亲治病,母亲在亲戚那里借了很多钱,只是没想到,父亲尸骨未寒,萧景琰的爷爷带着他父亲的众多兄弟姐妹来家门要债,母亲林静是个硬颈的女人,卖了房子,七拼八凑,到底还了债,只是生活一直不太好,因为收入不稳定,林静担心萧景琰的教育问题,硬是在民政局求了人,把他送到这所福利性质的学校,至少保证了萧景琰在完成义务教育前不会辍学。

一般新生刚刚来到,辅导员者会安排一些老生带着,给他们讲解学校的规矩,让他们知道什么时候要做什么事情,帮助他们尽快熟悉和适应学校的生活。

因为梅长苏与萧景琰同班,宿舍的床位又离得近,这个“带新生”的任务自然而然的落到了在老师眼中品学兼优的萧景琰身上。

萧景琰生性耿直,心地又很善良,但话比较少,在这里生活了五年,好朋友也不过列战英一个人,既然辅导员交待了要带着梅长苏,“责任”在身,觉得有必要经常提醒一下他,所以会特意跟梅长苏一起行动,其实梅长苏适应得很快,人又聪明,跟着萧景琰很快熟悉了学校的情况,基本不用他提醒什么。只是好像身体不太好,据他本人讲,是心脏有些问题,初初萧景琰看到梅长苏发病的时候,虽然手足无措,但觉得自己责任所在,仍然坚持守在梅长苏床边,后来听了医生的话,说是梅长苏发病的时间不能平躺,萧景琰就贡献了自己的枕头被子,在他不舒服的时候帮他把身子垫高。北方的夜晚也很凉,萧景琰火气再冲,也会觉得冷,梅长苏过意不去,邀请萧景琰和自己盖一床被子。也就是因为这样的朝夕相处,以及偶尔的同床共枕,梅长苏很快成为萧景琰的第二个好朋友,男生之间建立友谊其实很简单,课余时间一起勾肩搭背去教学楼旁边的小胡同里抽几支烟,就如同一起共过患难的好兄弟,何况还有偶尔一次的同床情谊,所以你如果问萧景琰什么时候喜欢的梅长苏,他是回答不上来的,只是到了他一举一动都能牵动自己情绪的时候,萧景琰只能认命地发现,梅长苏和列战英是不同的。

梅长苏这人也确实是很会招风,15岁已经有近180cm的身高,体型偏瘦,但很有爆发力,只是因为身体原因,很少会参加体育课。这些特点都非常符合学校里那些女孩子对偶像的标准,就连他的心脏病都能被诠释出一种病态美,在孤儿院这种封闭的环境里,梅长苏很快被推崇到了“全民偶像”的高度。

萧景琰对此很是不屑,此时他和梅长苏两个人猫在一个厕所隔间偷偷抽烟,踢了踢蹲在他脚边的梅长苏,“听说隔壁班那班花又跟你表白了,叫啥宫羽的?她就姓宫吗?这姓好像挺少见的。”

梅长苏因为他那一脚晃了一下,弹了弹烟灰,因为手指白净修长,所以他夹烟的姿势很好看,“应该是吧。”

“这些小女生,就喜欢你这种款,真是年少无知啊······”

“喜欢我也没有用啊,景琰,告诉你个秘密啊,我有喜欢的人啦。”

“啪”萧景琰手一抖,烟灰抖落在梅长苏的微卷的头发上,只是后者还恍然不觉,仍然喋喋不休地说着“我就告诉你了哈,连战英都没讲的哦。你可别说出去。”

萧景琰直愣愣盯着梅长苏头上一小撮烟灰,张了张嘴,想像往常一样回觜,想说你又没告诉我你喜欢谁,我怎么说出去。却突然觉得一阵恶心,他从来不觉得,他和梅长苏经常挤进来一起抽烟的隔间的味道,这么让人难以忍受。

TBC


名字暂定这个,可能会改,也可能不会,觉得校园故事,就这个名字比较恰当。

评论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