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田

【苏靖】匆匆那年番外

时间挺长的了,但是这个文我没放弃的,只是后面没想好,有些情绪也没处理好,只要有人等,我一定会写完的,呃,没人等我也会厚着脸皮写完的,呵呵

这个番外,是一个久别重逢的故事,跟原文有没有关系,还要待定。


匆匆那年(番外·十年后)


17:45

景琰···

18:30

听说你现在在广州,你好吗?

19:10

我现在就在广州,我们能不能见一面?

19:20

我···我和霓凰已经离婚了

19:25

这些年,我一直在找你

“对不起,您的信息未被发送成功,对方已将您加入黑名单

······

梅长苏慢慢将脸埋进手臂里,这头水牛一点都没变,脾气怎么还那么硬,被无视甚至拉黑的梅总裁不知是喜是忧。       

这边虽然将人拉黑,但手指和目光一直在那句“我和霓凰已经离婚了“流连了许久,久到每个字都快不认识了,才伸手按下了锁屏,将手机扣在桌子上,摸了摸突然跳乱了的胸口,萧景琰捂脸,出息呢?

 

大梁心理咨询中心,前台。

“列助理,前台有位梅先生,要见萧医生······好的,不好意思梅先生,萧医生的预约已经满了,如果你有事可现在预约,萧医生方便时联系您。“

梅长苏失魂落魄地从咨询中心出来,就见到蔺晨两手插到袖口里,一脸戏谑地看着他,“哟哟哟,梅总裁这么落魄的样子少见啊,你这小美人可不那么好哄啊。“

何止不好哄,明知道那人当年伤得多重,事隔十年,心伤变成心结,梅长苏已经做好不死不休的准备。

一抬头,就看到萧景琰办公室的落地窗,那个人正坐在办公桌前认真阅读资料,修长的手指夹着笔,手指跟着阅读的速度在纸上划动,这是他习惯的动作,梅长苏透过落地仿佛看到一身校服清瘦干净的萧景琰认真做习题的样子,恍恍忽忽,却已十年。

终于看够了,一转头就看到蔺晨放大的脸,梅长苏一脸嫌弃地将大脸推出去,还在他衣服上擦了擦手,“油!”

“梅良心!梅良心!所以说交朋友真要小心,别碰到像你这么没良心的,亏我还帮你预约了你那小美人明天下午的时间!”

“···蔺总,您今天看起来特别瘦!”

“···梅长苏,你的骨气呢?”

梅长苏追着蔺晨往车的方向跑去,没看到身后萧景琰站到窗边,望着他离开的背影许久,突然用力按了一下眼睛,才转回身坐在办公桌后继续工作。

 

这么多年,萧景琰一次也没有参加过他们的同学聚会,哪怕是当年的班主任亲自打电话邀请,以路太远回不来以及深感抱歉礼貌地拒绝,就算有一年,萧景琰就在家里过年,仍然因为各种原因无法出席,所以这是十年后,梅长苏第一次这样近距离,面对面的看见萧景琰,梅长苏怀疑蔺晨是不是趁他睡着的时候把闹钟镶进了他的身体,不然他也不会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抖。

咨询室的椅子摆放有严格的规定,两个人中间隔着一个不大不小的茶几,这么近那么远的距离,他们分坐在十年的两边,却无法靠近。

沉默了一会儿,萧景琰在梅长苏烫人的目光中,深吸一口气,再抬头的时候,微微笑着:梅先生,你好,我是这次的心理咨询师萧景琰,通常面谈的时间为50分钟,同时也会根据您的实际情况决定是否需要安排下次的面谈,如果清楚的话,我们就要开始进行本次的内容,请问您想聊些什么呢?“

“我···“梅长苏发觉自己不抖了,因为痛,说不出来的痛,他曾祈求过,再看见萧景琰对自己笑,可在这间小小的咨询室里,萧景琰微笑着叫他梅先生,他却更希望萧景琰面无表情,质问他,嘲弄他,甚至向他大喊大叫都好过这样职业性程式化的微笑,如此明显地表明了萧景琰的态度“我们没有过去,没有将来,无旧可叙,无话可说。”

“景琰···我····”

“梅先生,时间比较有限,希望我们谈话的内容能与您来咨询的问题有关。”

 

看萧景琰的态度,梅长苏低头苦笑一下,深吸一口气。

“萧医生,我来这里,是想找回我爱的那个人,不是最爱的那个人,因为我从开始到现在,就只有一个爱人,但是在一起时,我做错了一个决定,让他离开我十年,我不能原谅我自己,无论是什么样的理由,我都不该让他带着被抛弃的心情从我生命里退出,所以,当我知道他还是一个人的时候,我就来了,只要他还能接受我,还需要我,我一定不再让他离开我。萧医生,你觉得,这样的心情,他能接受吗?“

萧景琰知道,这个时候应该要像一个咨询师一样去回应,应该保持着微笑,回应来访者的感受,但他觉得喉咙里胀得疼,发声也变得很困难,眼眶发烫,十年前的疼痛穿越时光被梅长苏带回来,那些疼痛潜伏在伤口附近,像病毒一样被梅长苏三言两语的激活,太让人火大了,十年了,十年前瞒着家人交离校申请,邻居的闲言碎语,与母亲的聚少离多,一个人在陌生城市打拼,任何一件都不是能让他轻易原谅的梅长苏的理由,但是看着他怨恨了十年也思念了十年的男人在自己面前红着眼说“只要他接受我,就再也不离开“的话,萧景琰掩饰不了自己渐红的眼眶和争先恐后涌出来的眼泪。

这么多年,萧景琰见过很多来求助的人,有长年不孝的中年人一朝幡然醒悟,却酒驾丧命的;长期酗酒家暴的丈夫,终于解开心结,尝试与妻子和平相处,妻子却因为郁结已久,查出癌症······做咨询师这么多年,他看得最多的就是这种追悔莫及和遗憾终生,他不知道是不是还需要用下一个十年去思念梅长苏,只是这些年的委屈难道就这样一笔勾销?

隔着眼泪,无法感受到萧景琰态度,还大睁着眼,不让眼泪掉下来,突然发现萧景琰两只手抱着头,状况非常痛苦,梅长苏慌了,也顾不上萧景琰先前的态度,绕过中间的茶几就蹲在萧景琰的面前,摇晃他的手臂,疾声叫着:景琰,景琰,你怎么了,景琰···

只见萧景琰抱着自己的头,身体微微颤抖,眼圈已经全红了,情绪非常激动,但是对于他的接近也没有拒绝,嘴里喃喃着:太差劲了,太差劲了······

梅长苏见状哭笑不得,虽然担心更多,却也很开心,这样的萧景琰至少比拒人于千里之外更让他窝心,他伸长手,揽过萧景琰让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轻轻拍着他的后背:是,我真是太差劲了,让你这么痛苦,真是太差劲了是不是?所以萧大医生给我个机会弥补过错好不好?景琰,我们结婚去吧,你喜欢哪里,美国还是瑞士,随便哪里······“

两个人依偎着,哭着,哄着,直到萧景琰平静下来,才感觉到自己整个人靠在梅长苏怀里,身体一缩,就脱出来,眼角瞥到梅长苏失望的表情,抿了抿嘴唇,突然两只手攥拳,伸到梅长苏面前:梅总裁,赌一把吧,猜猜我哪只手里有东西,猜对了,就给你一个追我的机会。

萧景琰刚刚靠在他怀里时,梅长苏已经做好死乞白赖也要让萧景琰回头的觉悟,突然看到面前的两只拳头,目光仿佛挂在悬崖的人突然看到救命的绳索,他一把将两只拳头都捧在手里,单膝跪地,虔诚印下一吻:不用猜了,你想我怎么追,我都愿意去做,只要你还能在你的身边给我留一个位置,我什么都愿意做。“

萧景琰额发因为刚靠着梅长苏全贴在额头上,眼睛睁得大大的瞪着半跪在面前的人,突然头一扭,“不要用你骗小姑娘的情话来哄我。“

“······“这···是撒娇?愣了一下,梅长苏再次伸出手,搂过耍脾气的人,把脸埋到人的胸前,”没有了,除了你,我从没跟别人说过这样的话,也没有人让我愿意说这些话,真的,只有你,一直都只有你。“

“······“

谁让你搂着我的,我只说给你个机会追我,萧景琰腹诽。

感觉到胸前的衣服又有点潮湿,萧景琰要推人的手迟疑了一下,还是搭上了人的肩膀,闷闷地说:“我还没有原谅你。”

“我知道,让我抱一会儿,就一会儿”

 

列战英看到过了咨询时间还没有人从萧景琰的咨询室出来,了然地走到前台,让接待处人的把萧景琰接下来的咨询都取消。

 

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是否还能红着脸

就像那年匆促刻下

永远一起那样美丽的谣言

如果过去还值得眷恋 别太快冰释前嫌

谁甘心就这样 彼此无挂也无牵

我们要互相亏欠

END

评论(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