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田

【蔺靖】九龙·天赐良缘(修改全文)

认识了一群很好的伙伴,被每个人吸引,希望努力追上她们,先改个文练手,希望后面会写得更好。

这篇九龙是之前一个系列的联文,我把自己这篇重新改过一次,大走向不变,改了一些内容,仍然有不满意的地方,喜欢的欢迎阅读,也欢迎大家交流。

原本想520发的,但没赶上,521也是个好日子,是吧。

(一)

世有九龙。

一曰帝龙,天生地养,常与命定之主同降于世,生于极北酷寒之地,灵力极强,一生只奉一主。

(二)

现任天帝萧选,原是琅琊山走兽一族的王,原身是一头赤色的雄师,与麒麟一族婚配,育有六子,百年前一场神魔大战,萧选率领六子以一族之力办战群魔,最后,为保六界安定,六子以元神化为降魔柱,永生永世守四海安宁,众仙感念萧家大恩,推举萧选为天地之主,掌三界六合之权。

(三)

近日帝后生辰,北海龙王为表敬意,贡奉一份贺礼,是从极寒之地所得一块奇石,形状椭圆,触手温热,且隐有一股极强的灵力缓缓流动,十分稀奇,如果不是因为个头太大,龙王甚至以为偶然间得到了极稀有的帝龙的卵。

龙王将此宝物送到芷萝宫静娘娘处,芷萝宫有静娘娘种的一片药圃,那里仙气重,养出很多花精药怪的,龙王想着把这奇石养在那片药圃里,想他日说不定能化形为一灵物,亦可驯养当个灵宠什么的。

(四)

帝龙出生的时候,芷萝宫正被一团紫气笼罩,天边一片七彩祥云,漫天的飞鸟盘桓不去,芷萝宫大排宴宴,挤满了来贺喜的仙家、各阶尊神、民间散仙,整个大殿充满喜气,仙使婢女不断在酒席间穿梭,宴会上丝竹袅袅、衣袂翻飞,仙女的舞姿婉如游龙。其他喝酒的仙家三五一堆凑在一起,感慨着继天帝六子化为降魔镇守六合之后,七子终于降生,也是造化之幸,苍生之福云云。

刚出生的白龙对眼前的喜气洋洋无法理解,只鼻子一动,嗅到一股温暖的香气,就踩着爪子嗒嗒地向那股味道的来源跑过去。

穿过一片药圃,就来到芷萝宫最中心的殿门,几个红衣仙子各自端着什么东西鱼贯而出,小白龙等了一会儿,感到没什么人了,壮着胆子往殿门口走去。

此时,天帝与帝后正在宴会上,殿中此时没有其他人,小白龙目光在殿内逡巡,看到床上有一块隆起,似乎还闪烁一点红色的微光,小白龙凑过去,趴在床沿往里看,被子里裹着一只火红的小奶狮子,咂吧着嘴睡得正香,一股红色的暖光随着小狮子的一呼一吸一隐一现,煞是可爱,还没见过世面的小白龙被可爱的小狮子吸引得挪不开眼,忍不住伸出爪子挠了挠小狮子的毛绒绒的头顶一双大眼睛里都是好奇和惊喜。

小狮子被挠醒,迷糊地睁眼,小白龙高兴地发现,小狮子的大眼睛圆圆的,又黑又亮,滴溜溜地看着他,一龙一狮双双对望,最后小狮子看得烦了,两只爪子一伸,抱住还趴在床边的小白龙,身子一转把小白龙裹到床上,头在小白龙的颈边蹭了两下继续睡了。

小白龙很崩溃,刚刚破壳他需要进食,补充能量,但是小狮子身上暖暖的软软的,还飘着一股奶香味,让他又舍不得挣脱,于是忍着饥饿,靠着小狮子也渐渐睡去了。

待天帝和帝后接到仙女的报信赶回芷萝宫,只见两只初生的小兽挤在一起睡得安稳香甜。

彼时初见,业已倾心。

(五)

天帝和帝后似乎没有多想,就收留疑似帝龙小家伙,赐了姓名叫蔺晨,和自家的小儿子萧景琰一起养了起来。

静娘娘手艺好,又有心,每天变着法给两个小兽做好吃的,两只小崽子也不辜负静娘娘的好厨艺,一天一个样的往大了长。

(六)

狮子的灵力不如帝龙那么与生俱来的强悍,天生可以驾驭各种变化之术,为了让萧景琰尽快修成人形,静娘娘让白龙陪同萧景琰一起找到琅琊山历练,又顾及两人安全,用术法将琅琊山隐藏起来,安心让二人在琅琊山折腾。

术法修习的过程极其枯燥,一个变身的咒语或手印常常要练习一整天都没有成效,而蔺晨又是闲不住的性格,在萧景琰为了把红毛变黄的时候,蔺晨已经不知跑到哪里撒欢了。

不过无论跑到哪里,蔺晨总能在萧景琰觉得累准备入睡的时候回到他身边,萧景琰很好奇,就问蔺晨是怎么会计算的这么准,蔺晨总是一脸认真的胡说八道,说什么因为和他两小无猜心有灵犀情投意合,所以哪怕远在千里之外也能时刻感知他的一切情绪云云,恶心的萧景琰的鬃毛都要竖起来了。

除了恶心萧景琰,蔺晨还会给他讲不知从哪里探听到各种四海之内的传闻,什么梅长苏最近收了一只刚成精的小鸽子,而且从下个月开始正式接替月老之职,掌管世间姻缘;什么东北虎蒙挚前日终于飞升成仙,现在是天帝的右护法;琅琊山最近迁来九尾白狐一族,他们家的幺女秦般若真是个难得绰约温婉的小美人……

(七)

这天,招猫逗狗了一路的蔺晨,踩着点往回走,刚走到萧景琰常趴着的树下就楞住了。

一位红衣少年端坐在树下啃果子,两只滴溜溜的大眼睛,看着果子炯炯有神,面如冠玉,唇红齿白……尽管嘴角沾着果汁,仍然霞姿月韵。

看到蔺晨回来,嗖的一声窜起来扑过来,手脚并用地挂在人身上,蔺晨冷不丁被扑了个趔趄,刚兜住怀里的少年站稳脚步,就听他脆生生叫了声蔺晨,看,我成功啦!

大概有点吃惊,没怎么回过神,蔺晨憋了许久,才说出一句话来:乖乖,你可比般若美人儿美多啦!

(八)

琅琊山四季更替,转眼又千百年过去,世事已经几番沧海,却也只够蔺晨陪着萧景琰从粉嫩少年出落成长身玉立俊俏挺拔的青年模样。

从萧景琰第一次化形成人之后,这千百年来,蔺晨出去浪的次数少了很多,连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黏在萧景琰身边,只是暗自奇怪怎么以前没觉出那练习术法时嘀嘀咕咕的好来,现在哪怕萧景琰为了一个极难的灵宝无量度人上经大法的鬼咒语(注),脸皱的跟包子似得,他都美滋滋地瞅着,一点没觉得无聊。

蔺晨素来喜欢美好的事物,人也一样,出生时被奶狮子吸引,而第一次见到化为人形的萧景琰,又一次被吸引,在一个人身上能够体会两次一见钟情,尽管第一次还不懂什么是钟情,蔺晨更觉得那是本能的选择,时常状似深沉的感慨,宿命啊,不服不行!

(九)

只是不管蔺晨多花痴般的萌着萧景琰的美貌,芝兰玉树的萧七公子却在七情上似乎有点缺,而且缺的不是一星半点,认知水平还停留在饿了就要吃,有酒肉最好,只有水果也能吃的香,累了就睡觉,树下还是山洞也不挑剔;喜欢一个人,呃,啥是喜欢?

有一次,蔺晨想着,两人从小一起睡,坦诚的也很彻底,想做点更亲密的举动,就壮着胆子搂住人在唇上啃了一口,柔软的触感还带着一点果子的香甜,勾得蔺晨欲罢不能,刚想伸舌头,就见那人是瞪圆了大眼睛一脸震惊的看着他,连眼眶都慢慢红了起来,蔺晨心惊胆战如临大敌,心念急转已经在思考待会怎么赔罪了,结果萧景琰委委屈屈指着蔺晨道,你是不是又去抚仙湖吃烤鸽子了,你以为我闻不出来是不是……

蔺晨:……人是自己挑的,缺心眼也是自己挑的,能吃能睡也是极好的……

(十)

在琅琊山满地残红的时节,萧景琰终于准备返回芷萝宫。因为萧选派了个神官传话,说准备和静娘娘携手去凡世游历,让萧景琰赶紧回芷萝宫接手天帝的事务。

和蔺晨准备启程的时候,琅琊山的各种山神树怪飞禽走兽个个前来送行,也是萧景琰第一次见到蔺晨念叨了许久的美人秦般若。

原本秦般若只是一个符号一样的存在,最多的印象就是“蔺晨提到过的那个美人”这样一个抽象的概念,而真正见到时,萧景琰才真切感受到秦般若的美,眉山远黛,秋水翦瞳,粉色上挑的小翅膀眼线,让她看起来又俏皮又性感,尤其面对蔺晨时,眼波流转,眉梢眼角藏着风情,萧景琰突然感觉到不舒服,似乎受到某种冒犯,一种领地内闯入了其他族群的威胁感,萧景琰呲了呲牙,不动声色地插到正眉目传情的两人中间,用身体隔开两人,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一脚踩在了蔺晨脚上,还使劲碾了几下。

蔺晨……

萧景琰黑着脸瞪了秦般若一会儿,秦姑娘还一头雾水,不知怎么招惹了这位少爷,就见萧少爷突然咧嘴笑了,“秦姑娘,早上起床手抖了吧,眼线都画外边了。”

秦姑娘很生气,“萧景琰别以为你爸是萧选我就不敢挠你,我这是今年三界之内最流行的猫眼妆……”

因为拉架被挠成猪头的蔺晨内心很崩溃。

(十一)

天帝权利无边,上管三十六天,下辖七十二府地。

萧选也知道萧景琰性格耿直,不善管理之道,但好在各路神仙都各司其职,天道自有循环,只要魔道不闹事,也不会出大问题,而且蔺晨向来是个心眼活泛一肚子鬼主意的主,有他看着也让人比较放心。

自从耿直的萧景琰接手天帝职务开始,就兢兢业业的每天留在太和殿批阅众仙家汇报各界大事的折子,可闷坏了蔺晨,开始一段时间,还能把自己盘起来在萧景琰的椅子上,困了睡会,醒了就缠在萧景琰身上和他一起看折子,看没一会儿又枕在萧景琰的肩上睡过去。

时间长了,蔺晨又开始耐不住。时常跑去找梅长苏,编各种各样的花环让他的小鸽子精跟班装扮成孔雀跳舞,小鸽子每次都要被他追的掉毛才罢休。

(十二)

“景琰,别批折子了,我们去顶针婆婆那里吃辣花生,好不好……别摇头了,口水都留下来了。”

"……"

“景琰,我们去小灵峡看佛光吧?”

“不去,看一次得等个十天半个月的,累的慌。”萧景琰头也没抬的回答。

“……”

“景琰,琅琊山的桃花都开了,我们下去走走吧。”

这次终于抬头了,蔺晨看萧景琰一双圆眼逼视过来,带着从未有过的犀利:“想去见秦般若直说,拿桃花做什么借口。”

“?!”桃花和秦般若有什么关系?蔺晨有点蒙,眼珠一转,又一脸“嘿嘿嘿”地凑过来,“琰琰,莫非你这是吃醋了?”

听到蔺晨的称呼,萧景琰大大的打了个冷战,根本没理会吃不吃醋的问题。

(十三)

蔺晨曾仗着和梅长苏的关系,偷偷问过,他和萧景琰的姻缘,梅长苏也偷偷地告诉他,无可奉告!气的他追着小飞流蹂躏了一整个下午……

梅长苏默默叹了口气,帝龙蔺晨与天帝萧景琰姻缘早定,是同生共死的命格,只是一个玲珑心思,一个七情有缺,当历情劫,才有厮守的机会。

梅长苏知道的清楚,却也不能多说,世间因果随人心而动,最是变化莫测,还需二人自己修成正果。

(十四)

在与小飞流一下午的追逐与打闹中,蔺晨的气消了大半,也想通,他景琰还小,他有足够的时间等他想明白,也不急于一时。

他那时想的很好,他和萧景琰有漫长的岁月可以互相纠缠,他还可以用季节更替沧海桑田诉说绵绵的爱意。

只是天从来不随人愿,就在蔺晨刚刚下定决心与萧景琰纠缠的时候,镇守降魔柱的守将回报,群魔异动,一炷香前西北方向大皇子镇守萧景禹所化神柱已然炸裂,原魔界首领夏江已然脱出,正纠集力量向天界杀来……

(十四)

群魔叛乱,天帝还在云游。

萧景琰一方面派人通知萧选,一方面集结天界众仙,自己束发披甲,准备应战。

出站前夕,他看着在他身边同样一身戎装的蔺晨,他的头盔有点歪,萧景琰默默走到他身前,帮他扶正,直觉想说些什么,比如如果能回来就陪你去顶针婆婆那,或者你想下琅琊山去玩也行。但想想哪句都不太吉利,只好沉默。

本来安静的人,在萧景琰的手将要撤离的时候,突然伸手,将人捞回来,箍在自己怀里,“等我们回来,就跟你表白,你不明白没关系,别急着拒绝我,给我机会慢慢说给你听,好不好?”

萧景琰像是难得的开窍一样,虽然还是什么都没说,却是抬起手,回抱了蔺晨一下。

(十五)

夏江曾经是魔界的首领,两千年前,就是他带领魔界叛乱,不仅残害了许多凡界百姓,还妄图杀上天界,最后被萧选带领六子镇压,如今脱困,更是一路利用人心底的欲望引诱凡人堕入魔道,致使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当他赶到南天门时,已经集合了几万人,每张连都是一样青黑一样木然。

萧景琰白盔白甲,一马当先,看着下面黑压压一片,呼吸稍稍急促,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半步距离的蔺晨,在那人难得正经的目光中,渐渐平静下来。

“大胆夏江,两千年前只将你囚禁,未曾除掉你是望你在降魔柱下忏悔思过,或许有朝一日洗清罪孽,不想你今日不仅私自逃出来,还引诱这么多男人堕入魔道,论罪当诛!”

被叫做夏江的魔头,身上裹着纯黑的缎袍,花白的头发披散着,一脸戏谑的听完萧景琰的话,只发出阴测测的笑声。

“萧选呢?怎么就留了你这么个乳臭未干的孩子来应战,可是害怕先逃了?”

(十六)

萧景琰也不理会夏江的嘲笑,盘算如何将夏江引开,好让太上老君带人布阵超度堕入魔道的凡人。

当下也不再废话,突然飞身朝夏江扑去,全身红光化成一道红色闪电,和夏江得黑色扭打在一起。

萧景琰两千年修为,却毕竟稚嫩,也没实战的经验,不一会儿红光就似被黑色压制住,变得若隐若现。

萧景琰和夏江打到一起,其他天界将士按部署超度百姓,而原本观战的蔺晨在红光变弱的一刻,突然现出原身,下面的将士只看到一道白光,白龙迅速卷进和夏江的战局中。

(十七)

谁也不知道事情如何发生,只是能看清空中三人的身影时,就只看到萧景琰被蔺晨护在身后,而蔺晨胸前的白衣被鲜血染红,一柄冷箭透胸而过,夏江在冷笑着漂浮在对面。

(十八)

萧景琰搂着蔺晨,嘴巴半张,一脸呆滞,根本无法理解眼前的景象,眼里只有一只箭羽和不断扩大的血迹。

蔺晨吃力的抬起手,抹了一下萧景琰的眼睛,他想,不带他吃好吃的都会哭的萧景琰肯定会难过到忍不住哭出来,但此刻手掌下的眼睛很干,随着他的手闭上又睁开,只是定定的看着他。

他突然不开心起来,原来已经没有漫长的岁月,甚至连一句话的时间都没有了。

(十九)

梅长苏在第二次神魔大战之后,被请到芷萝宫小住,每天看到一群贴心仙子端着一堆好吃的或者好玩的进蔺晨房间,没一会儿再垂头丧气地原样端出来。

那日,夏江重伤蔺晨后,萧景琰陷入失控,抱着蔺晨毫无知觉的躯体,双目血红,仰天长啸,鬃毛四出。一时间风云变色,山崩海啸,小狮子几乎散发出一股毁天灭地的力量。

夏江被这股力量压制的无法动弹,直接被赶来的萧选和静娘娘黄泉下千尺,受忘川之水刑,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而后萧景琰也陷入沉睡,被送回芷萝宫自己的房间。手里还攥着半截被隔断的衣袖。

(二十)

醒来后的萧景琰,像被掏空的木偶,除了问了蔺晨的情况,得知为蔺晨治伤的医仙来给蔺晨诊治后,只摇了摇头,就告辞了之后,一头钻进蔺晨的房间再没有其他动作。

萧景琰不哭不闹,却也不笑不动,像一尊雕像坐在床边的地上,床上有一条鳞片暗淡的白龙,他就坐在地上看着,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也谁都劝不出一句话来。

(二十一)

其实他什么都没想,还能想什么呢,想什么都没用。

死了就是死了,消失了,以后不会再有,彻底决绝。

(二十二)

梅长苏站在蔺晨的房前,望了望紧闭的房门,轻叹一声,直接推门进去。

萧景琰还是坐在那个位置,只是除了看着床上的白龙外,手里还攥了一件胸口染血的白衣,梅长苏走到萧景琰身边,也不说话,只是默默地坐着。

突然,萧景琰开口,叫了他一声。许久没开口说话,声音里都是喑哑空洞。

“长苏,昨天我睡着,梦见蔺晨了,我梦到他死了,梦里我哭醒了,一开始觉得很庆幸,觉得只是一个梦,可是清醒了才发现,也就只能是个梦,他是真的不在了。”

“景琰,如果难受,就哭一哭吧。”

“我记得他曾经亲我,我却因为他自己偷吃了烤鸽子哭得伤心,”萧景琰露出这些天的唯一一个笑脸,却不是很成功,“如果他不在了,我却不想哭,眼泪流出一点就少了一点,我舍不得。”

“长苏,能给我一根红线吗?”

梅长苏有些纳闷,但一根红线着实不算什么,就从怀里拿出一根,递到萧景琰手里,看着他接过来,一头系在自己的手腕上,一头系在蔺晨的龙爪上。

(二十三)

最近,天界有出了一件大事,天帝七子萧景琰在帝龙殒命后,抱着帝龙的原身,在太和殿向天帝请旨,希望天帝允准其与帝龙蔺晨生生世世结为连理。

出乎大家意料的是,天帝明知此举荒唐,竟也准了,并许可在正阳宫为两人办喜事。天帝亲自作证婚人。

婚礼那天,萧景琰一身大红喜服,怀抱白龙,所过之处,花铺满地,莺雀啼鸣,红霞满天。

天界素来不办婚礼,萧景琰就按凡世的婚俗,抱着白龙一路走过礼孝忠恕四座牌坊,来到芷萝宫正殿,走到早布好红布铺好天地桌前,对着红烛拜了三拜,就算礼成。

(二十四)

无论你魂归何处,景琰都愿世代跟随。

(二十五)

 “陛下,你说景琰这孩子,这么死心眼,要是知道我们都瞒着他蔺晨的消息,会不会跟我们生气啊。”

“呵···怕什么,只要景琰见到那小子,哪还会有心思生气啊,再说了,我还生气呢,我的儿子,就那么让那小白龙给抢走了,还死心塌地的,让他们受点苦怎么了?”

“好了好了,这两个孩子受的苦也够了,差不多得了。”

“唉,这小子也是命大,箭没射中要害,让他在北海再多修养几个月吧,伤好利索了再让他回来,哼,你说也不知道这傻孩子像谁,真让人操心。”

(二十六)

一年时间匆匆而过,萧景琰已经在琅琊山住了许久,每日吃吃睡睡,或者对着手腕上的红线发呆。

平日里琅琊山那些飞禽走兽总在他身边转,像是得了谁的命令,让他们每日陪伴萧景琰。秦般若几年前遇到一只云豹,爱得死去活来,迅速成了亲。当萧景琰再回琅琊山之后,两个反而成为朋友,偶尔聊聊小时候的生活和蔺晨,也让萧景琰能多说几句话。

今日,琅琊山特别安静,没了那些总在身边围绕的小精怪,萧景琰也乐得清闲,正准备爬到树上睡一觉,就听到身边一串脚步声。

刚一回头,看清楚来人,就愣住了。

十步外的石楠树下靠了一个白衣的青年,青丝飞扬,原本是极俊朗的模样,却偏偏两手插到袖子里,看起来又轻狂又得瑟。

“景琰,我回来了。”

END

#关于灵宝无量度人上经大法的鬼咒语(注)这个是百度的。

另外,关于秦姑娘的猫眼妆也是百度的,本人不会化妆(捂脸)。


评论(17)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