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田

【楼诚衍生】【凌赵】你心换我心(小段子)

   #一个和六一关系并没有很大的六一贺文#

第一次凌赵,人物可能点的OOC,欢迎大家交流哈~


以下正文

赵启平醒来的时候,他家老凌已经出门了,在床头柜上留了便条,说是回医大做个讲座,早餐在桌上,让他起床记得吃,然后去医大找他。

赵启平和凌远是大学校友,不过他入校正赶上凌远本科毕业,好在凌远在本校考研,还作为助教带过一段时间赵启平他们班解剖课。

凌助教课上特别严厉,但架不住人帅有风度,一堂课上完圈粉无数,也被小赵同学一眼相中,然后使出各种撩汉技能,还是用了一年时间才拿下正气凛然的凌助教。小赵同学总结自己的大学生涯,就是吃饭睡觉撩助教,被凌远不知道嫌弃了多少次。

想着结束之后可以坐凌远的车一起回家,赵启平直接拦了辆出租车,就来到医大门口,刚进校门就收到凌远的信息。是一句歌词“还记得樱花正开,还没懂跟你示爱”。赵启平一脸莫名其妙,搞不懂他哥这万年老干部,什么时候开始听流行音乐了,但他是十二生肖属猫的,越莫名其妙,就越莫名的奇妙。

医大男生宿舍通往教学楼的一条路,被约定俗成的称作樱花大道,道路两旁种满樱花,每年一到花期,粉嫩的花瓣随风飘散,成满天的樱花雨,蹁跹跌落来往行人的肩头和书包上。

根据凌远的短信,赵启平想,他应该来这里。

现在早过了樱花的花期,樱花大道低调了很多,赵启平走在路上,踅摸着凌远让他来这里找什么,没一会儿就看到一个比较低矮的树叉上缠着一个纸卷,还绑了一个骚情的蝴蝶结,赵启平一边嫌弃一边取下来。展开的一瞬间就愣住了。

画面的背景就是这条樱花大道,赵启平一身迷彩服背着一个双肩包,被一群同学簇拥着,笑的肆意张扬,画的右下角标注了日期,是赵启平入校那一年军训的期间画的,那时候,远在赵启平遇到凌远之前。

赵启平还没感动完,手机又响起信息提示音,赵启平划开手机,看到一张图片,是一间教室,赵启平解剖课的教室。

赵启平把手里的画展开又看了一会儿,手指带着无限缱绻,摸摸右下角的字,再小心将画卷起,就往解剖教室走去。

现在刚好是中午下课的时间,赵启平逆着三五成群奔向食堂的大军中,向教室走去。好在解剖课室所在的教学楼学生不多,赵启平穿过一群学生,走到他以前经常上课的教室门口,大学教室一般都不会上锁,赵启平只在门口犹豫了一会儿,就走到靠窗第二排的座位,他原来的位置。

那时候的赵启平正在全身心投入到撩助教的大业中,但一开始的凌助教正直的不为所动,小赵同学无比郁闷的在课桌上画了一只大头小人,耷拉两边嘴角一脸嫌弃的看着赵启平,是凌助教看到不合格的解剖作业时的通用表情。

而这会儿,赵启平看到原本嫌弃脸的大头远,不知什么时候被改成一个抱着一直瓶子笑容温柔的……大头远。小人旁边也标了日期,是赵启平大二下学期,他终于得偿所愿和凌远滚到一起了,而那学期因为课室安排,他再也没有进到过这间教室,春风得意的他也遗忘了他自己画的大头人……

惊喜之所以是惊喜,是因为它给了人无限美好的遐想,在收到惊喜的时候不自觉的去想准备这些惊喜的过程,还有那个人。

赵启平一直以为自己爱的更多,主动撩人主动表白,甚至主动躺平,这可能是大多数恋爱中主动哪一方都逃不开的自卑情绪,但是今天跟着凌远的指示走了一圈,幻想着凌远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为自己画画,修改自己画的大头人,只是想到那个人是凌远,他已经忍不住要哭了。原来不只一个人在偷偷幸福着。

赵启平揉揉眼睛,骂到,“凌远就是个大笨蛋!”

手机铃声再次响起,这次是来电,赵启平划开手机:“喂,远哥~”

“平平,我在湖心亭,还有一份礼物送给你。”

“好!”

学校的湖本来是个水库,但是有一年学校扩建,把水库扩到学校范围内,学校围绕水库建了一系列的长廊、亭子,校长还根据个人的爱好在水库里养起来锦鲤,总之,湖心亭这片地方就是整个医大的恋爱圣地,在花草的掩映下,经常有卿卿我我各种没羞没臊的情侣,老派作风的凌助教实在不能理解民风何时开放到这个程度,坚决拒绝和赵启平在宿舍以外的地方没羞没臊,但也偶尔被架不住赵启平软泡硬磨拉来这里小小的温存一回。

赵启平来的时候,看见凌远站在亭子里,手里还拿着一摞讲座的资料,现在是午休时间,没什么人到这里,远远看去,好不容易换下西装的凌远,隐约还是当年的凌助教,干净简单,却有一股不容忽视气势,而当了院长的凌远,虽然有意将这种气势收敛,却更凌厉起来,他可以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凌院长,可以是“肝胆第一刀”的凌医生,却一直都是赵启平一个人的凌助教,无论哪种样子,赵启平都爱得不行,因为他看到不只是他八面玲珑的样子,还看到他心底里对医疗事业的理想和抱负,还有身先士卒的勇气,就因为这些,赵启平愿意用自己的小身板给他的师哥助教保驾护航。

凌远正好回身看到正痴痴看自己的赵启平,招招手让他过去,待人走到身边,凌远从手里资料底下抽出一个文件袋,交给赵启平,“这是今天的最后一份礼物了,也是最重要一份,赵医生可要想清楚再决定要不要接受啊。”

赵启平接过文件袋,抽出里面一沓的资料,有几个硬皮的小本本,是各种签证和通行证,还有各个时期的毕业证,甚至还有出生证和银行卡存折房产证什么的,小赵医生好像明白他哥的意思,又有点不敢相信他哥的意思,只能睁大眼睛疑惑地看着凌远。

凌远伸手包住赵启平拿着资料的手,摩挲着“这些都是我最重要的东西,没有了就寸步难行,现在全部交给你保管,以后可能还有我的退休金······或许还有死亡证明,这样,凌远的一生就都交到你的手上了,怎么样,赵医生要接受吗?”

赵启平忍了再忍的眼泪还是争先恐后地涌了出来,凌远抬手抹他的眼睛,一串珍珠就跌落下来,凌远自己眼眶也有点发红,压着嗓子道:“怎么,我这好不容易表一次衷心,怎么把我们胆大包天的小赵医生给吓哭了呢?恩?这金豆子掉的,不要钱是吧。”

赵启平把头扎到凌远怀里,一顿乱蹭,闷闷的声音从凌远怀里传出来“谁哭了,谁害怕了,你不早就是我的了吗?现在才把这些交出来,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凌远摸着怀里毛茸茸的小脑袋“好好好,咱俩的账有一辈子时间可以慢慢算。”

赵启平用力抱紧凌远,恨不得把自己挂在人身上,他哥也不动任他抱着,没一会儿,凌院长突然松开一只手,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一颗糖,撕开糖纸,塞进自己嘴里,赵启平一抬头,就被吻住,一股巧克力的味道从两人的口中漫延开,小赵医生张嘴去啃凌远的嘴唇,糖就被凌远顺势推到了赵启平的口中,还纠缠着他的舌头舔了一圈,才退出来。

“凌院长怎么想起买糖啦?”赵启平把糖抵到腮边含着,一边的腮帮鼓起来,特别可爱,看得凌远忍不住掐着他的脸又亲了他一下。

“不是买的,今天是儿童节,刚才听讲座的学生给了一个关爱祖国花朵大礼包,便宜你了。”

“······凌院长,你贵庚了?关爱祖国花朵大礼包跟你有几毛钱关系?”

“没关系啊,但是我长得帅,不收学生们会伤心的,所以我拿回来关爱你这朵花了嘛。”

“哦。”小赵医生的眼神突然狡黠起来,手指在凌院长的胸前画圈圈,“我现在不想吃糖,想吃院长。”

凌远捉住胸前做乱的手,深吸一口气,拉起人就向着停车场走去,“吃吃吃,现在就回家吃,不吃饱明天也别上班了。”

被拉着的人掉落了一路的盒盒盒还有被爱着的踏实和幸福。

(END)

 @helene #感谢我万能兔给的意见,么一大口#


评论(12)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