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田

【熏柱】左半边(完结章)

(六)

李熏然既然回来了,二柱子就一定要和他呆在一起,非常积极地要在他住院期间担起照顾他日常起居的重任,可是考虑到前几次二柱子插手家务的惨痛经历,李局长摸了摸刚刚复元的肩膀表示很犹豫,可是看着自己的败家儿子和二柱子眼巴巴地看着自己一脸的期待,想着李熏然身体没什么大碍,还有护士定时查房,想来也不会出什么乱子,只好大手一挥,准奏!甚至还去找了相熟的医生,帮忙在李熏然的房间里加了一张病床方便二柱子晚上休息,就眼不见为净地回家,每天给这对没羞没躁地拿换洗的衣服和食物。

殊不知,他特别请医生帮忙加的床位,都被二柱子用来堆放两个人的衣服和零碎的东西,晚上二柱子揪着自己的睡衣下摆,在李熏然的床边徘徊,睁着大眼企图非常明显地望着李熏然,直到后者无奈地掀起被子就欢天喜地的爬到床上,头枕着李熏然的肩膀,蜷缩在李熏然的身边,虽然心智不全,但二柱子到底是成年人的身材,本来就不大的病床更没有多余的空间,可李熏然不嫌挤,二柱子柔软的身体紧挨着自己,手臂环在自己的腰上,让李熏然感觉安心,而二柱子要挨着熏然哥哥才睡觉,所以两个人就继续没羞没躁又心安理得地挤在一起,俗话说,有钱难买我乐意!

二柱子也没让大家失望,因为心思单纯,反而比别人多一些专注力,很快地学会了削果皮这种高技术含量的事情,李熏然有什么需要也会指导着二柱子去做,照顾病人也学得是有模有样的。

每天二柱子在李熏然的怀里醒过来,就起来洗漱穿好衣服,再去医院门口买包子和白米粥,两个人头对头吃早餐,李熏然总会把包子里的肉夹出来,放到二柱子的包子里,二柱子会在李熏然吃完药之后,都拿出一颗牛奶糖放到他嘴里,只是糖每次都是马上被李熏然用嘴送回二柱子的嘴里。(李局长画外音:这些糖都是我买的,我买的!)

吃过饭两个人在医院的小林子里散步,两个在小林子里走走停停,虽然二柱子不懂李熏然在被囚禁时候的那些恐惧和痛苦,但他会在自己做恶梦的时候,双手搂住他的脖子,在他颈边磨蹭,软糯地哄着:“哥哥,不怕,二柱抱抱。”小树荫里斑驳的阳光漏下来,看着二柱子手舞足蹈地跟自己说话,他也只是笑着偶尔回应一下,在二柱子说得兴高采烈的时候给他擦擦嘴角。

遇到二柱子之前,李熏然很难想象自己的余生将要与这样···特别的一个人一起渡过,只是遇到了爱上了,就已经别无选择,原本也许只是一点点怜惜和同情,再后来一点点地心动,二柱子的笑很有感染力,可以让他也跟着忘记烦恼,快乐许多;二柱子很天真,会无条件地信任和依赖自己;二柱子很善良,就算是对刘叔那个败类,也只记得他每天给他食物的好······有时候李熏然会惋惜,如此美好的人,为什么会受这么多苦,而同时也庆幸,二柱子的心智也许就是为了抵消那些苦难所带来的痛苦。于是就释然了,二柱子现在有了自己,就再也不会受苦了。

李局长带着简婶做的饭菜来到医院,就看到李熏然坐在床边,二柱子搬了小矮凳蹲坐在他身前,把他的脚放到自己的腿上,给他穿鞋子,李熏然身子微微向前倾,两个人就组成一个严丝合缝的圆,夕阳的光从窗口照进来,给两人身上渡上了层毛绒绒的光圈,二柱子嘴里咿咿呀呀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李熏然一双明眸一寸不寸地看着,嘴角挂着微微地笑意,李局长眼眶发热,曾经那么一点不甘心也消失得一干二净。

如果每个人生来都是为了寻找自己缺失的一半,那二柱子就是李熏然要寻找的左半边,合在一起,就是完整的圆,虽然二柱子很特殊,可在爱的人眼里,谁的情人不是最特殊的那一个呢?

李局长拎着饭菜,走进病房,招呼着两个人一起吃饭,一家三口在这间小小的病房里,体会着劫后余生和圆满的结局。

The End.


结束啦,感谢一路看到这里的朋友,你们的喜欢是我坚持写完的动力啊!

同时也感谢给我建议的朋友,很多年不写东西了,感情线确实比较模糊,下一篇继续努力哈~

评论(13)

热度(26)

  1. 唯有时光忆年少蓝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