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田

匆匆那年(二)

第一章有加靖功的标签,但我是的本意是写苏靖的,所以这章开始只打苏靖的标签哈。

另外,这节我不知道会不会挑战了某些人的底线哈,锅都是我的,可以交流,但不要撕。

(二)

孤儿院里刻板的时间表,硬是让人把一周过成了一天,沉闷单调,明天和今天似乎都没有两样,生生地消磨人的活力和希望。

梅长苏最近过得并不好,因为不知道为什么,萧景琰已经很久不和自己一起去抽烟了,甚至连话都很少和自己讲,每次和他说话,不是被无视就是只能得到单章节的回答,“恩”“啊”“是”······看着他和列战英一起离开教室的背景,梅长苏有点郁闷,虽然认识自己之前,萧景琰和列战英就是好朋友,可前段时间还和自己形影不离的人,怎么就不声不响地玩绝交,梅长苏掐着自己的英语卷子,大拇指狠狠搓着,无限怨念。

就在这样的郁闷又无法发作的心情中,梅长苏又一次发病了,当萧景琰看到洗完澡回来后就坐着不动的梅长苏就觉得有点坏事,也顾不得自己单方面的绝交,赶紧跑过去,果然看到人脸色青白,修长的手指揪着还搭在脖子上的毛巾,萧景琰手熟练地拿过自己的枕头被子,把人放在上面,又给梅长苏掖好被角,就坐在床边,像每次一样等人脸色好起来,梅长苏在艰难的呼吸和胸闷中,还勾了勾嘴角,他感觉到萧景琰的关心,觉得也许这是一个缓和的机会,还说不出话的他伸手勾了勾萧景琰的手指,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可怜一点,用气声叫了一句:“景琰···”只是没想到,原本还一脸紧张的萧景琰在感觉到手上的触感之后,低头看了一会儿动了动手指,再抬起头的时候又变成前段时间那种面无表情的样子,他从梅长苏的手指中抽出自己的手,说了一句“好好休息。”转身将自己的睡衣放到上铺列战英的的床铺上。

梅长苏愣了很久,他以为萧景琰会像每次一样陪自己睡,会在睡着的时候还抓着自己的手腕,但现在看着对面上铺萧景琰的睡衣,梅长苏终于明白,他是真的要疏远自己。这个认知让梅长苏很难过,因为萧景琰没有那么多的心思,他的喜恶非常直接,喜欢是真的喜欢,而疏远也是真的疏远,梅长苏很疑惑,到底发生什么事,让萧景琰这样,将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里里外外前前后后想了一遍,还是想不通。每次发病,萧景琰睡在自己窝自己怀里的时候,感觉心脏的憋闷和呼吸都会顺畅一点,而今夜,梅长苏按了按自己的胸口,决定找机会和萧景琰说清楚。

终于在一个晚自习后,下决心要讨个说法的梅长苏逮到了一个人在教学楼旁抽烟的萧景琰,他径直走过去,和萧景琰并排靠在墙上,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为什么?”

“···”萧景琰只是偏头看了看,仍然自顾地抽着烟,他知道梅长苏问什么,他想说,因为我知道你有喜欢的人了,因为我不敢自作多情认为你喜欢的是我,因为我做不到一边守着你一边又要放弃你,因为我真的喜欢你···百转千回地念头在舌尖绕了一圈,只是哪一句都不是可以轻易说出来的,萧景琰张了张嘴,烟雾带着他刻意隐藏的心事,在暗夜的清风里最终消散,无影无踪,最后舔舔发苦的嘴唇,身子一动,绕过梅长苏,走了出去。

就在梅长苏准备发飙的时候,看见萧景琰快速的回身,扔掉烟头,用脚碾了碾,等烟彻底熄灭之后,拉着梅长苏的手臂,捂住他的嘴,按着人就蹲了下去,隐蔽在墙角的黑暗之处。

梅长苏想拨开萧景琰捂着他的手,问怎么回事,就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也赶紧闭嘴,手按在萧景琰的手上。

因为学校环境封闭,同学们朝夕相处,还都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很容易产生一些不应该在此时产生的情感,学校为杜绝早恋现象,夜晚会有一些老师巡逻,顺便抓一些“违法乱纪”的行为,萧景琰刚刚想潇洒走开的时候,就是听到有人过来,以为是巡逻的老师,才回身拉着梅长苏隐蔽起来。

两个人挨得很近,彼此都可以闻到对方身上的烟草味道,只是两个人现在都没有心情仔细去感受身边人的气息,紧紧盯着来人,当对方走近时才发现只是两个高中部的学长,下了晚自习也躲来这里抽烟的。

松了一口气的萧景琰,刚想撤回手就听到一个比较熟悉的声音。

“那个初中部的萧景琰真够骚的,那天晚上就干了他一次,我到现在还觉得腰有点酸呢···”

萧景琰已经听不到那人一边淫笑一边又说了些什么,因为他感觉到梅长苏在听到这句话之后,整个人都僵住了。甚至连他自己,也忘记了收回还捂在梅长苏嘴上的手。

啊,这回真的完了。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