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田

【蔺靖】九龙·天赐良缘(全文完)

 @云飞 

这篇终于写完了,从去年十月到今天,真的拖了很久,一是觉得文笔真心不太好,二是感觉大家也没有特别期待(捂脸),不过现在也算有个交待,只是时间太久,特别不好意思,尤其还是答应了云飞太太的脑洞。

现在把全文都贴上来,有些粗糙的地方,还希望大家见谅。

(一)

龙生九子。

一子帝龙,老帝君萧选亲赐名曰蔺晨,天界新君萧景琰的坐骑。

(二)

在还是只蛋的时候,就因为比其他的蛋大了一倍,被老龙王当做贺礼送给了天帝萧选,帝君对着硕大的龙蛋想了一下,又想了一下,就抱着去了芷萝宫,适逢静娘娘生辰,便顺手赏给静娘娘做为礼物,解决老婆生日礼物的帝君刚出一口气,就见自己抱了一路的蛋咔地裂开了。

一条清俊的白龙,从壳里伸了伸爪子,就跳了出来,白龙舔干净自己身上那层粘膜,就蹦哒到帝君和静娘娘面前,目光在两人脸上转了两圈,又跳了几步,更靠近静娘娘,张开嘴,咯咯叫了两声。

静娘娘新奇的看着,一时没反应过来,小白龙在讨吃食。

没得到满足的小白龙,不耐烦起来,翻身躺下,两只爪子摸肚皮,静娘娘这才恍然大悟,正准备拿些点心过来,突感一阵胸闷,掐指一算,一脸娇羞,皇七子也有着落了,萧选大喜,直道天赐良缘,特封小白龙为八部天龙,养在芷萝宫,到萧景琰成年即位后,成为帝龙,追随帝君。于是萧景琰在未出生之时,便与帝龙结下不解之缘。

(三)

芷萝宫内常年种着一片药圃,静娘娘常用这些药草制作一些小点心投喂蔺晨,本来就大一圈的小白龙,用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成长起来,十年后,当皇七子隆生时,蔺晨幻化人形,在天界各处招猫逗狗惹事生非了。

那天,蔺晨刚偷了太上老君新炼的九转还魂丹,喂给了二郎神的大狼狗,被青牛追着一路跑回了芷萝宫,就看到宫里聚集了众位天界上仙、民间散仙各路星君,各个面上都洋溢着喜气,一问之下,才知道自己的小主人,降生了。

(四)

帝君新得贵子,各种天神天尊,各路星君大帝,纷纷来贺,来往众仙家络绎不绝,蔺晨难得不想出去撒欢,但仍然到七天后,才得见到众星捧月般的皇七子,一个粉嫩的团子,五官还没完全长开,皱在一起,咬着自己的小手指睡得正香,蔺晨在静娘娘温柔如水的目光中,抑制不了自己罪恶的小火苗,翘起食指,戳了一下粉白的小脸蛋,第一下轻飘飘,粉团子毫无知觉,加重力气再戳,感觉像戳在白云上,软绵绵滑溜溜,正想再戳一下,指尖一凉,不由愣住了。

只见几根稚嫩的手根搭上他伸出的指尖上,还轻轻攥住,蔺晨心里一动,心情微妙。

(五)

主仆名份早定,蔺晨一路看着萧景琰从粉白团子长成清新俊逸的少年,再到后来接了萧选的班,成为最年轻的帝君,蔺晨最爱美人,当萧景琰长成一个剑眉星目明眸皓齿的美少年时,除了天帝和静娘娘,最开心的就属蔺晨了,从恶作剧到调戏,从跟随到爱慕。有才有貌善良正直的萧景琰,让他连挣扎都没有就掉进了他的漩涡。

只是这萧景琰在七情上少了不只一根筋,对蔺晨从来只有兄弟之情,主仆之义,却无情爱之心,任蔺晨百般逗弄调戏,全当成无伤大雅的小玩笑。

“景琰,你嫁给我好不好?”

“不好!”

“为什么呀,你这样固执会失去我玉树临风风度翩翩聪明可爱的玉面小白龙的!”

“···可你的公的呀!”

“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蔺晨越是卖力地表白心意,萧景琰就越是淡定。一路哥俩好的姿态,害蔺晨每每与梅长苏喝酒都被挤兑,恨的牙痒痒,还是无计可施。

(五)

这天,蔺晨跑到月老殿找梅长苏喝酒,神情有些阴郁,特别正经,正经到梅长苏莫名的觉得诡异,蔺晨闷着声音问他:长苏···你说,景琰的姻缘是不是另有其人啊。

梅长苏含着一口酒,正要下咽,闻言,正好呛在喉咙里,“咳咳咳

蔺晨,你不是吧。你都缠了景琰多少年了,现在才来问,晚了点吧。”

蔺晨摇摇头,面色沉重:以前觉得我和景琰因缘是早已注定,拒绝要你给我景琰的红线,觉得早晚他会明白我的心意,可是这么久了,无论我做什么他都无动于衷,我···也会泄气的啊。

梅长苏:······

尽管与蔺晨交情甚笃,却也不敢告诉他,萧景琰七情有缺,需下界历劫,方能顿悟,且萧景琰姻缘簿上与蔺晨是良缘早定,注定要在一起,只是时间的问题,但这是天机,不能随意泄露。

梅长苏:要不我把飞流送给你吧,弥补你受伤的小心灵?

话音刚落,梅长苏就感觉到两道目光打在他身上,纯洁的小飞流不能相信,自己一直信任依赖的苏哥哥居然要把他送人,还是那个经常捉弄他的坏人!而蔺晨则是在认真地思量着小飞流和受伤的小心灵之间的可比性。

“其实···我觉得,也行”

行你妹!

(七)

欺负完小飞流,和梅长苏互相挤兑完,还觉得不够尽兴,跑回东海洗了个澡,被老龙王以“太胖,搅得东海众水族都晕船了”为由赶回了芷萝宫。

刚一进宫门就看到萧景琰一个人抱着个食盒,嘴角向下,一幅随时能哭出来的样子,蔺晨见状吓一跳,身形一晃瞬移到他的宝宝面前,连声的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萧景琰在蔺晨的身影笼罩住自己的时候,就抬起脸来,还没开口,蓄了许久的眼泪一对一双地砸下来,哭唧唧地说:蔺晨,父君带着母亲去蓬莱山隐居了,把天君之位传给了我,以后芷萝宫就我们两个人了,父君不准我去打扰他们的清修,以后再也吃不到榛子酥了。

就剩我们两个了···我们两个了····两个了···

(八)

如果不是萧景琰正哭得伤心,蔺晨很难保证自己不会再回东海翻几个跟头,这对他来说实在是一个好消息,虽然帝君和静娘娘在时,也未对此事有什么反对的举动,但在人家父母面前,诱拐纯情少年这种事,饶是他脸皮再厚也觉得不好意思,这下可是给了他一个变本加厉,呃,再接再厉的机会。

蔺晨努力控制着,不让嘴角上扬得太厉害,毕竟就算知道萧宝宝此时的眼泪里,有多半是为了榛子酥,可自己相中的吃货,不哄也是会心疼的。

(九)

在哭泣的萧宝宝旁边坐下,伸手把人搂下来,甚至趁机在人精瘦的腰的摸了两把,终于心满意足的蔺小白龙终于准备煽情以及表忠心,说一些你还有我,我永远不会离开你之类的,说不定萧宝宝从此就开窍,还可以酱酿了。

还来不及从自己的美好臆想中抽离出来,就看见萧景琰掏出几个小纸包,小心翼翼地将食盒里的榛子酥分放到几个小纸包里,嘴里还叨叨着“以后每天只能吃两,恩,三块吧,那样的话可以,恩恩···”

蔺晨崩溃的想还是不能指望萧景琰这么快把缺的筋接上,无语地望着满天蜂星宿,思考着如果能用惨烈一点的方式,报复命运的不公,是跳南天门,还是诛仙台效果更好一点。

(十)

终于数完自己的榛子酥,并且对于自己的分配心满意足的萧宝宝总算肯分一点注意力在旁边人的身上,就看蔺晨一脸痛苦地望天,混然不觉就在早前一会儿,蔺晨已经将所有足够惨烈的自裁方式都想了一遍,只当他是嫌以后芷萝宫会太冷清无聊,善解人意地拍了拍蔺晨的肩膀,安慰道:“放心吧,我知道你爱热闹,已经派战英去邀请梅长苏带飞流来芷萝宫长住了,你不是很喜欢飞流那孩子嘛,他们过来以后,你一定会很开心的。”

看着萧景琰“你不用太感动哦”的笑脸,蔺晨面无表情的想,还是诛仙台吧,死得痛快点!

(十一)

帝君带静娘娘隐居蓬莱,而自己也突然被通知要接手帝君的重任,尽管萧景琰的神经粗到可以用来做擎天柱,终究还是受到了冲击,这突如其来的分别和重担,唤醒了他少有的可以被称为伤感的情绪,萧景琰发现,今天的夜晚,他无法像之前一样睡得那么香甜,在翻了第三十七次身的时候,萧景琰鬼使神差地抱起自己的枕头,来到了蔺晨的房间,看着在床上熟睡的人,没有叫醒他,只悄悄爬上床,在蔺晨身边找一个舒服的姿势,甚至偷偷把手放在身边人的身上,用脸蹭了蹭他宽厚的脊背,终于安心地睡着了。

(十二)

等身后的人终于睡着了,蔺晨才转回身,萧景琰因他转身的动作,变成平躺,却没醒。

芷萝宫的夜晚照不到月光,但蔺晨仍然能看清他的脸,眉眼舒展,应该是睡得很舒服,嘴微微张开,还能听到他夹在呼吸里的小小鼾声,蔺晨凑过去,在他挺翘的鼻尖上轻轻吻了一记,然后微微向下就移到他唇上,他轻舔了几下,终于满足的直起身。

左手捏了一个诀,床上就出现了一条白龙,龙须无风自动,威风凛凛。白龙盘起身体,将萧景琰护在中间,头搭在萧景琰头边的爪子上,再次睡了过去。

(十三)

梅长苏到底也没能带上飞流去芷萝宫长住,本来是抱着给老友搅局的心态,接到列战英的邀请,便麻利地收拾包袱了,却终究没快过某白龙,使了各种手段,将萧景琰骗下人界体(逍)察(遥)民(快)情(活)去了。

(十四)

虽然是否到人界,与体察民情没有直接的关系,作为帝君,可查看六界情况,3D环绕随意切换毫无压力,只是蔺晨喜欢到处去,而父母离开后,只有在蔺晨身边萧景琰才可以安然入睡,所以也欣然愿意跟着蔺晨到处去。

(十五)

二人来到人间正赶上上元节,正是华灯初上,十里长街,挤满出门看灯的人群,富家小姐和青年才俊都三五一堆聚在一起,猜灯迷看花灯,好不热闹,萧景琰从未看过这样的景象,拉着蔺晨一路兴奋地跑跑看看,像一个未经世事的寻常公子哥,纯真俊朗,叫人不舍得错一下眼睛,两人丝毫没发觉已经有些有些富家小姐已经在透过罗扇娇羞地看他们了。

(十六)

蔺晨本是个闲不住的主,这上元节虽然热闹,但年年光景如是,逛过几次,也没什么新鲜感,如果自己,他宁可找个风景雅致的酒馆小酌几杯,可现在自家帝君拉着他,从街头走到街尾,卖胭脂水粉的要看看,小饰物的要问问,人家猜灯迷,尽管题目都是咏叹月亮或才子佳人的老生常谈,萧景琰也能嚼着刚买的包子,站在一边看得津津有味,等逛到了小吃街,就更不得了,新帝君发扬了光盘精神,什么都要尝一下,原本一起拉着蔺晨的手都放开了,眼里已经只剩下糖葫芦、炸汤圆和各种叫不上名字的小点心了。被彻底忽略的人难得的没有计较,只是紧紧跟着并帮只顾得上吃的帝君结账。

(十七)

两个人,一个逛得忘乎所以,一个宠得心甘情愿,逛腻了的花街也因为前面活泼的帝君而显得越发有趣。

正给帝君结了一个花灯的钱,转身去寻那个已经跑出老远了身影,就听前面一声巨响,大地一阵晃动,原本就熙攘的人群一下子更是混乱起来,蔺晨身形一晃,来到萧景琰身后,先把人搂到怀里护好,再向震动的方向观望,只见一朵哪怕在夜空中也显得墨黑的乌云快速聚拢到人们头顶,此时萧景琰手里还握着一要没吃完的糖葫芦,乖乖窝在蔺晨怀里,大眼睛死死盯着前方黑云,如果不是嘴里没停下来的咀嚼的动作,端地是一副一本正经如临大敌的模样。

(十八)

天边黑云压顶,看花灯的人也如流水一般撤了个干干净净,瞬间只剩下蔺晨搂着还在啃东西的萧景琰,看着那团黑云扭曲变幻着形状,最后从黑云中无可避免一个黑龙的角,然后眼睛,最后整个龙头露出来,对着街上仅剩的两个人,发出阴恻恻的笑声:“新帝君即位,不在九重天处理政务,私下到这人界吃喝玩乐,可真快活啊。”

被点名的新帝君反思了一下自己的行为,吃喝玩乐四个字倒说得不算冤枉,而想想自己从街头吃到街尾的壮举,也有点不好意思起来,还没反思完,就感觉搂着自己的手臂又紧了紧。

蔺晨压抑着怒气的声音在耳边说到:夏江,你这逆臣,即知是新帝陛下,还不下地跪拜。

(十九)

蔺晨一声怒呵,夏江却似是听到好笑的下,仰天长啸一声。

“大太子说笑了,既然称本王为逆臣,就该知道在本王眼中已无所谓君臣之礼了。当年我为萧选帝龙,数次解救他于危难之中,甚至助他登上天帝之位,没想到萧选薄情寡义,竟因太上老君一句“我与皇子相克,而将我贬落寒潭,那寒潭水冰冷刺骨,我在潭底苟且偷生足足一百年,你说让我如何甘心?”

话音至此,蔺晨已知不会善了,把萧景琰拉到自己身后护住。

“夏江,废话少说,你究竟想怎么样。”

“我想怎样?我用百年时间,才从寒潭逃出来,一路靠吸食人心之恶念,已成魔君,萧选既然已然退位,我就先拿他儿子开刀。”

(二十)

蔺晨双手捏了个水结界,放到萧景琰身上,小水泡碰到萧景琰逐渐变大,直到将他整个人包裹在其中。

蔺晨向前一步,一声龙吟,化身白龙,腾云驾雾来到夏江对面,看夏江面露不屑,便一头冲身他座下黑云,一言不合当场动手,转眼间,只余一道白光穿梭在黑云当中。

(二十一)

萧景琰被护在蔺晨的结果里,心急如焚,手中的食物掉在了地上也无动于衷,死死盯着头上与黑云纠缠的白影。

蔺晨捣蛋是有一手,但从未和人打过架,尤其是这种势必你死我活的阵势,对手还是先帝帝龙,原西海的龙王,萧景琰一时顿足,一时握拳,为蔺晨悬了心。

正着急的时候,只见黑云中悄悄分了一朵,渐化人形落于萧景琰身前。“啧啧啧,这新帝龙可真是个绣花枕头,东海那老匹夫对儿子真是疏于管教,一个幻影就他无法脱身了。”

说着,右手变爪向萧景琰抓来,萧景琰虽然帝君,跟萧选修习道法,却健体为主,且从未有过对敌经验,看夏江一爪抓来,下意识只带着泡泡疾退一步,顾不及夏江更快,萧景琰只觉眼前白光一闪,以及一片血光。

(二十二)

萧景琰嘴巴半张,目光呆滞,似是不能理解眼前的景象,本应在空中与黑云缠斗的蔺晨伫立在面前,而夏江的龙爪透胸而过,停在萧景琰鼻尖三寸位置,带着血。

蔺晨白衣如雪,发丝扬起,再一点点飘落在后背刺出的龙爪上,血一点点洇了前胸后背。

夏江一脸不屑地撤了爪子,蔺晨趔趄一步,萧景琰下意识向前一步接住那倒下的身躯。

(二十三)

梅长苏带着小飞流已经在芷萝宫住了小半月,每天看到列战英这个贴心小护卫端着一堆好吃的或者好玩的进蔺晨房间,没一会儿再垂头丧气地原样端出来。

那日,夏江重伤蔺晨后,正要对萧景琰下手,被及时赶到的萧选和静娘娘救回,并顺手解决了夏江,将恍惚的萧景琰和已经无法保持人形的蔺晨送回芷萝宫,请来为蔺晨治伤的医仙看了看伤口,用灵力探入元神后,只摇了摇头,就告辞了。

从此大家都说帝龙救不回来了,只是萧景琰听不进去,执意守候在白龙身边。

虽然静娘娘想留下来陪伴儿子,但到底是萧景琰一个人的七情修炼,只好请了梅长苏来代为照看,就又跟着萧选回了蓬莱山。

从那以后,萧景琰也一直所自己关在蔺晨的房间里,不哭不闹,却也不笑不动,像一尊雕像坐在床边的地上,紧紧盯着床上鳞片暗淡的白龙,任谁也劝不出一句话来。

(二十四)

芷萝宫太大了,父王和母亲去蓬莱山修行,他只偶感失落,却不曾真的难过,而那透胸而过的龙爪,不仅带走了蔺晨的生机,也带走了他自己的半颗心,从人界回来,蔺晨染血的背景一直在眼前不停闪现,撕心裂肺一样的疼和后悔,为什么不早一点明白,原来这就是没有了蔺晨的芷萝宫,这就是没有了蔺晨的天地,这就是没有了蔺晨的萧景琰。

(二十五)

这日,梅长苏带着飞流在药圃里玩,又见列战英端了一堆东西出来闷闷不乐地对梅长苏做了个揖:“苏先生,陛下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还请苏先生帮忙劝劝吧。

梅长苏望了望紧闭的房门,轻叹一声,点了点头。

萧景琰还是坐在那个位置,只是除了看着床上的白龙外,手里还攥了一件胸口染血的白衣,梅长苏走到萧景琰身边,也不说话,只是默默地坐着。

突然,萧景琰开口,叫了他一声。

“长苏,能给我一根红线吗?”

梅长苏有些纳闷,但一根红线着实不算什么,就从怀里拿出一根,递到萧景琰手里,看着他接过来,一头系在自己的手腕上,一头系在蔺晨的龙爪上。

“长苏,给我们做证婚人吧。”

“景琰,你这是······”

“他在的时候,整天吵着要娶了我,我总当他玩笑,他现在···这样,我想了这些天,也只有这件事,能为他做。”说着,凝神念了个咒,原来淡雅素净的房间瞬间变得艳红,床上的白锦的被面也改了鸳鸯红缎,床头的帘子连同萧景琰身上常着的玄色长袍都变成了大红色。

萧景琰抚了抚袖口,俯身抱起白龙,走出房间,一路走来,所过之处,花铺满地,莺雀啼鸣,红霞满天。

萧景琰抱着白龙,一路走过礼孝忠恕四座牌坊,来到芷萝宫正殿,早布好红布铺好天地桌,排好红烛、斗、秤、尺等物。

萧景琰在桌前站好,看了梅长苏一眼,对着红烛拜了三拜,就算礼成。

(二十六)

无论你魂归何处,从今天起,我都是你的了。

(二十七)

新帝即位不足一月,众仙家便收到谕旨:帝龙蔺晨,忠心护主以身殉职,朕心甚为哀痛,且朕与帝龙及因缘早定,虽身死,仍结连理,他日魂归,当以王君之礼待之。望众卿谨记。

(二十八)

 “苏先生,要是陛下知道我们隐瞒帝龙消息,会不会怪罪啊?”

“呵···怕什么,只要陛下见到那胖子,还会有心思生气啊。”

“也是,想不到蔺少爷被刺破内丹,元神却不曾散去,那医仙不为蔺少爷医治,是因为龙王已为蔺少爷修炼了新的内丹,只待修成之日,再放回体内,蔺少爷便可痊愈,哎,苏先生,你既然早知道,为何不早点告诉陛下啊,你看陛下这段时间,茶饭不思,人都瘦了一圈。”

“置之死地而后生啊,你家陛下七情有缺,若不经历此劫,怕是永远要将那胖子当成兄弟了。”

(二十九)

一年时间匆匆而过,萧景琰已经适应了成为帝君的日子,每日不是处理六界事务,就是到梅长苏处小坐,也不多话,只是喝几杯茶水,聊聊飞流修炼的情况,就回芷萝宫。

从他抱着蔺晨的龙身拜了天地,就更加名正言顺地住在了蔺晨的房间,蔺晨的真身在半年前,被龙王请旨带回了龙宫,他不能日日在旁,只好对着手腕上的红线发呆。

平日里列战英怕萧景琰触景伤情,总会在药圃旁摆酒设晏,请仙家来此聚会,为芷萝宫添添热闹之气,萧景琰知他用心,也不阻止,今日却是一个人也没有来,常常觥筹交错的小园子,如今静得有点异常。萧景琰正想去药圃看看,只听房门一响。一个让他魂牵梦萦的声音响起。

“景琰,我回来了。”

END

 

#拜堂那段有些地方借了度粮的百科,牌坊那里是借华胥引里的内容,说明一下哈。#


评论(13)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