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田

【楼诚】青梅酒(小短篇)

你有没有怀念一个人,怀念到用她替换掉了所有的时间坐标。

大姐和明台离开以后,明家常用在时间上表达方式,就是大姐在的时候和大姐不在的时候,明楼为甚。

“阿诚啊,大姐之前帮我订做的那套西装在哪里?

“院子里的花怎么没有大姐打理时候开的那么好看了?”

……

阿诚看着男人一路念叨着那个他们最敬重的女人,内心酸涩。

 

在外面,他是身处敌后波谲云诡的形势中游刃有余的王牌特工;是审时度势智计无双的毒蛇;是给予阿诚新生的神明……在家里,神明又变成没了家的孩子。

明家一门忠烈,在乱世里扛起救国的责任,却陡然失去了最有力的支撑,一夕之间都成了“孤儿”。

失去大姐对明楼的打击很大,不仅仅是亲情的丧失,更像是种嘲笑,嘲笑明长官自以为的算无遗策;嘲笑他耗尽心机却仍然换得把自己的半个家都赌进去的局面。

出了家门谁都不怕的男人,回到谁都怕的家里,而他怕的人却都不在了……

然而血泪都只能咽回去。痛苦和愤怒在身体里横冲直撞,也要咬紧牙关继续伪装,他的选择从来就不多,或者根本没有。

阿诚幽幽叹气,他的神在彷徨,他想做他的一道光。

三月的时候,上海还罩着一层湿冷的空气,路边有小贩面前两筐早梅,也不叫卖,就蹲在路边,两手互相搓着取暖。阿诚开车路过的时候看见,顺手买了几斤青梅,回到家才想起现在家里只有他和大哥,这几斤青梅够把大哥和他的后槽牙酸倒几十次了。

挑几个颜色偏黄成熟好一些的洗干净,和其他一些水果一起盛出来,放到客厅的茶几上。剩下的晾干水,收拾干净,和冰糖叠加放到罐子里,倒满花雕,用蜜蜡封住坛口,在厨房找个避光的角落放置,等着过几个月就可以喝了。

门锁轻响,下午去周公馆陪一些脑满肠肥的所谓经济学者谈论国民经济和新政府之间如何紧密联系的男人回到家里,抬眼瞟了一下刚忙活完正在擦手的阿诚,也不说话,坐到沙发上看报纸。

“大哥,吃过饭了吗?”

“嗯。”

“哦,我买了点青梅,大哥吃几颗,养胃。”

“好。”

阿诚翻了个白眼,小声嘟囔“就会跟我装大爷”,明楼很冤枉,他到哪都是大爷。

阿诚抱怨归抱怨,却也不会往心里去,藤田芳政被三兄弟解决之后,日本方面另外派一名特工接手特高课,新官上任开始了新一轮的甄别,明楼阿诚在外斗智斗勇心力交瘁,原本回家还要提起精神演一演,现在看戏的都不在了,两人的话更少了,要是没有重要的事情商量两个可以依偎在一起,发呆一整天。

而且,自从明楼在新政府就职以来,日本损失了南田洋子和藤田芳政,76的两个行动处长,甚至间接导致前线战场的失利,这些都导致日本人的疯狂甄别和反击,应对比以往更严峻的形势,明楼倍感压力,不是无法应对,是害怕,终有一天,他的阿诚也被他赌出去了。

他不是他的筹码,他是他的半条命!

转眼到了梅雨季节,"雨打黄梅头,四十五日无日头",连天的阴沉和雨水,哪里都一样湿漉漉雾蒙蒙,阿诚拎回本来挂在房间架子上,结果不知道被哪位姓明的大少爷突如其来的勤快给挂到窗外的衬衫,洗完以后阿诚拧的很干,现在晾了一天,滴水了……

这样一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没有一毛钱居家常识的大少爷,要是没了自己,该怎么活呢?阿诚瘪嘴嫌弃。

到了晚饭的时间,阿香年前就回了乡下,这半年多时间,多数阿诚做饭,或者忙的时候都在外面随便吃点。难得两人今天回来的早,阿诚算计着几个月前酿的青梅酒应该可以喝了,就简单做个几个小菜,拍开密封,白酒的醇香夹杂梅子的清新扑面而来,在潮湿的空气里氤氲出几分醉意。

阿诚找了个酒壶,倒了七分满,又洗了两只小酒杯,来到明楼书房。

明楼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大姐和明台离开过,能这样喘口气的机会并不多,阿诚停了停还是轻声唤他:“大哥,吃饭了。”

闻声,明楼睁开眼,看到托盘上的酒壶和酒盅,挑眉看向阿诚。

“前些日子不是买多了梅子,就拿来酿酒了,可以喝了,今天我陪大哥喝点,晚上睡个好觉。”

明楼终于抿嘴笑起来,看阿诚给他倒了一杯伸手接过,先在鼻子前闻闻味道,然后一口饮进。

“嗯,不错,有进步啊,至少冰糖的量很适中,没有太甜。”

“给你酿酒喝还那么多说道,真是大少爷啊!”

被挤兑的人也不恼,笑意反而更深,捞过酒壶,自斟自饮的欢快。

“又说陪我喝,自己倒把饭菜都吃光了。”

“我要先吃饱才有力气伺候您啊,大哥!”

明楼微笑不语,眼角的纹路里,藏着不必宣之于口的温情。

两人一个喝酒一个吃饭,偶尔对视一眼,默默无语,脉脉含情。

酒足饭饱,阿诚也不急着收拾,两人相对而坐。

阿诚看着对面明楼手撑着额头,似乎有了醉意,明楼酒量不浅,作为特工,尤其他这样身兼数职的特工,必须时刻保持清醒,今天却没有节制,阿诚是有心让他放松精神,也没拦着,这会儿看人醉了,也只是从椅子上蹭下来,蹲到明楼身侧,微凉的手指贴上明楼的两边太阳穴,轻轻揉搓,稍稍缓解一点疼痛。

明楼的眼角有细细的皱纹,不仔细看,倒也不明显,而笑起来的时候,先是抿起双唇,嘴角向两边拉平,眼角的细纹就微微荡漾开,自有一派风度,是阿诚最喜欢的样子。

手背蓦然被一片温热包裹住,明楼不知什么时候睁开双眼,正定定的看着他。原来总是笃定自信的眼神里,开始不确定的飘忽起来。他眼里的阿诚自然英俊,但一双眼睛圆溜溜的,平添几分少年气,看人自带三分情,眼眸纯净,眼神纯真,实在无法让人和那个坑蒙拐骗小能手联系在一起,明楼油然一股自豪感,这么优秀的人不正是自己一手带出来的吗?

阿诚抽出自己的手,伏在明楼膝上,“大哥,我不是你的软肋,我是你的铠甲。”

明楼瞬间泪目,他是黑暗中的行者,最大的愿望就是活在阳光下,让所有人都知道明楼是知道抗日者,让亲人知道,让人民知道,让敌人也知道。

阿诚的话,让他突然意识到,他的小阿诚长大了,原本瑟瑟的小树苗已经长成挺拔的白杨,企图用瘦弱的身躯帮他撑起一片光明,他也不再是他身边一起行走的人,而是黑暗里注入的一道光线,并不强烈,却足够让他看清前面的方向。

他用力眨了下眼睛,深深呼出一口浊气,抬起阿诚的脸,手指摩挲他小巧的下颏,“今晚别睡了!”

"好。"

有你相伴,夫复何求

(END)

本篇是东十三娘点的酿酒小日常,不知道为啥@不了,酿酒知识咨询了万能兔和度娘,文笔不好锅是我的。


评论(11)

热度(49)